随行付pos机办理

广岛核爆炸幸存者,面对采访时哭诉:美国为何要制造这种“怪物”

admin2021-05-031

忘记历史,就说明历史还会重新上演。

这是《辛德勒的名单》里最发人深省一句话,面对德国“纳粹”的暴行,除了这部影片之外,还有很多类似的影片,它们时时刻刻都在告诉每个人,纳粹的罪恶不能忘记。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德国“纳粹”的暴行被人记住了,同为“法西斯”的日本却很少被人提起,这又是为什么呢?

除了日本拒不认错、恶意篡改历史外,日本也试图将自己打造成“受害者”,至于这点,他们就利用了广岛、长崎核爆炸,以及西方泛滥的同情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派兵入驻了日本,麦克阿瑟全面改革日本,同时派出了战地记者乔·奥唐纳去记录原子弹对日本的影响。

奥唐纳西部地区走访了7个月,拍下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其中最著名的一张就是站在火葬场的男孩。

从这张照片来看,这个男孩稚气未脱,背着一个比他还小的孩子。但是仔细看,这个男孩的站姿,他站的非常标准,就像是站军姿一样。

战争期间,日本一直都有那种培养小孩的军官学校,不用猜这个男孩也接受过军事训练,然而他站的地方有些与众不同——火葬场。

等火葬场工作人员解开他背上的绳子时,奥唐纳这才意识到原来他背上的小孩已经死亡了,奥唐纳将这张照片公开了。

日本的主战场一直都是中国和太平洋,西方人根本就不了解日本人犯下的诸多暴行,一些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动了恻隐之心,觉得这个孩子太无辜了,承受了这个年龄所不该承受的一切。

然而西方人却没有看到中国战地记者拍下了这张照片:

这个小男孩坐在月台上嗷嗷大哭,身上不知道沾满了血污还是灰尘,总而言之,这是日本空袭上海南站留下了一个惨状。

日本看到西方的舆论,立刻将小男孩打造成反核象征,一群人举着核武器受害者的照片走在美国的街头,甚至举起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的照片,因为这两个提议、创造的原子弹。

随着时间推移,广岛、长崎核辐射受害者开始走向媒体,在镜头面前接受者采访,他们的出现让西方更是同情心泛滥。

一位叫谷口晔的日本老人也接受过媒体采访,在这场战争当中,谷口晔只是一个邮递员,每次就是送一送信件,他似乎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然而却成了原子弹的“受害者”。

原子弹爆炸之后,先是爆发了一道白光,随后一阵高温气浪,爆炸中心的高温高达6000度,足以摧毁一切了,谷口晔距离爆炸中心非常远,但也被一股热浪冲击到了,这股热浪虽然不足以致死,却也让他全身上下严重烧伤。

同时还身体还染上了核辐射,年轻时期,谷口晔的身体还能抗住辐射侵袭,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体越来越糟糕,胸口塌陷,每天都生活在痛苦当中,面对记者采访,他哭诉道:美国为什么要制造这种“怪物”。

那么谷口晔是否真的是“受害者”呢?

1945年太平洋战争期间,同盟军付出了极大的伤亡登陆冲绳,面对这种伤亡,同盟国想要尽早结束战争,发表了《波茨坦公告》让日本尽早投降。

太平洋战局已经明朗,中国战局也在大反攻,日本败局已定,然而他们却不愿意放弃,日本内阁召开了会议坚决为完成大东亚战争而迈进。拒绝投降。

因此第一颗原子弹降落在广岛。面对第一颗原子弹,日本对外声称是一颗陨石降落,他们还是不愿意投降,当第二颗原子弹降落后,日本依旧不愿意立即投降,始终都在寻找机会。当苏联宣战,日本终于清醒了。

从始至终,日本都没有将原子弹和民众的伤亡放在眼里,他们只想鱼死网破,为此还制定“一亿玉碎”计划,但迫于压力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

时隔半个世纪人们更加不会记得坐在月台下哭泣的中国孩子,只记得站在火葬场的“无辜”男孩。

原子弹到底是“正义”之举还是“非正义”之举,我们距离的年代太久远,难以分清,但对于两次投下原子弹的美国少将来说,这绝对是“正义”之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