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小丈夫》现代女性婚恋指南31~40集(大结局)

admin2021-05-014

第31集:孙志安想让姚澜和他女儿见面

有人在滑板馆寻衅闹事,把孙甜甜送给陆小贝的滑板给踩断了,孙甜甜火冒三丈拿起滑板就朝对方头上砸去,打了群架的一伙人被送进了派出所,孙甜甜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她爸,连忙把脸蒙起来企图蒙混过关,孙志安看到女儿居然涉嫌打群架被送进了派出所,自然气不打一处来,他让警员给他找一间空的审讯室准备好好审审自家姑娘,一进审讯室他就让人把孙甜甜拷了起来,孙甜甜还想撒娇,孙志安却正色说这儿没有她爸,只有警察,这事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人家不告她那就算她走运。孙甜甜于是想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让爸爸把陆小贝给放了,因为她知道小贝出国办签证可不能有案底。

听到女儿对陆小贝特别关心,孙志安决定会会这个陆小贝,看到陆小贝老老实实、斯斯文文的样子,有正规工作,还烟酒不沾,他心里已经默许了小贝和自己女儿的交往。

孙志安让女儿搬回家跟自己住,说她妈妈毕竟再婚了,让她不要再老在他们眼前晃悠,影响人家的二人世界。甜甜问他啥时也替自己找个女朋友梅开二度呀?孙志安顺势说过几天正好要请个朋友吃饭,到时让她一起去。

孙志安之前和姚澜聊起过晚上值班干些什么,姚澜说自己会用手机看电影或看小说,孙志安听者有心,这天托人买了一个平板电脑送给姚澜,姚美娟看了直乐呵,对姚澜说这人果然靠谱,但姚澜总觉得孙志安怎么心眼那么多,心里挺没底的。

姚美娟趁着女儿不在用她的手机给孙志安发短信,孙志安看了短信心里七上八下,特意赶到便利店问姚澜那信息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表示她对自己有意思?姚澜不咸不淡地说就他理解那意思吧,两人一来二去地就约定携家人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姚美娟一听表示她绝对不能去,如果她娘俩一起去了,她们就没有主动权了,她让姚澜先去见见孙志安的闺女,如果觉得不好相处,那她则以家长的身份表示不同意,那她们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陆小山不知自己的感情何去何从,满肚子的话憋在心里也没处倾诉,这天这主动拉着姚美娟让她帮自己拿拿主意,她说乔治向她表白了,但她在乔治和袁帅之间难以选择。

乔治找袁帅谈心,他说小山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小山了,她有了更远大的理想、更高的要求,而袁帅则永远停留在原地,虽然袁帅为这个家、为小山付出了很多,但袁帅没有资格用付出当成铁链绑住别人。乔治作为一个旁观者早就看出小山和袁帅的矛盾所在,小山的不快和袁帅的不甘撕裂了他们的婚姻关系。

第32集:姚澜和陆小贝冤家路窄无法适应角色的转换

袁帅和小山难得地平心静气坐下来谈一谈离婚后的感受,小山觉得自己虽然怀孕了,但还没有到有负担的时候,她现在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到工作上,不用考虑家长里短;而袁帅则从重新拾起的专业中体会到了被认可的幸福感。两人谈得挺好,袁帅也突然明白他一直想要拽回来的居然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生活,袁帅让姚美娟以后也不用每天过来照顾小山了,小山自然会有乔治照顾,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这天是陆小贝和孙甜甜试交往满月的日子,孙甜甜问陆小贝是准备“结账走人”呢还是“直接转正”?陆小贝态度随意可有可无,孙甜甜可不干,认为陆小贝不够真诚,陆小贝只得说“请孙甜甜正式成为陆小贝的女朋友”,孙甜甜美得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赶快从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小蛋糕要和陆小贝一起庆祝,这一幕又令陆小贝想起自己替姚澜庆祝生日的那一幕。

到了姚澜和孙志安约好吃饭的日子,姚澜打扮停当匆匆准备出门,姚美娟却拉住女儿说是时候还早,自己要问她几件事,一者要让姚澜讲清楚和陆小贝的事是不是真的翻篇了,二者就是问姚澜是不是真对孙志安有意思,她让姚澜千万不能急吼吼地赶去,一定要让他们等会,等得有点着急但不心烦的时候赶到,然后道歉的态度要好,就说车子有多少不好打,明里道歉暗里还是埋怨对方为什么不可以开车来接一下,姚澜实在无法接受妈妈说的这一套套的理论,起身去赴饭局。

孙志安和孙甜甜、陆小贝聊了很长时间发现女主角还没出现,孙甜甜开始猜测父亲找的不会是一女警吧?孙志安告诉她是自己辖区一家便利店的店长,陆小贝一听就变了脸色,孙甜甜也是有所预感赶紧问爸爸那店长的名字,一听“姚澜”的名字陆小贝赶紧借口家里有急事就要起身离开,正对面撞见匆匆赶来的姚澜。四个人回到餐桌前,孙甜甜话中句句带刺,陆小贝和姚澜如坐针毡,完全食不知味,孙志安虽然不知情也从现场诡异的氛围里感觉出了问题。

姚澜借口家中还有事匆匆退席,刚才差点憋出内伤的陆小贝终于开始对孙甜甜发火了,他不明白孙甜甜话中各种撺掇到底有何意义,还让自己管姚澜叫阿姨,真的太过份了,孙甜甜却觉得现在陆小贝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决不允许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还揣着别的女人。

陆小贝来到便利店找姚澜,他问姚澜就真心喜欢孙志安吗?真的要嫁给他吗?姚澜说她觉得小贝和孙甜甜很般配,她真心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她让小贝快走,一会孙志安要来买宵夜。两人正拉拉扯扯间,孙志安的车已经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第33集:陆长山鼓足勇气正式向姚美娟求婚

送走了陆小贝姚澜下决心要和孙志安撇清关系,她借口妈妈不同意,对孙志安说他们之间就这么算了吧,孙志安一眼看穿了姚澜,他知道姚澜一定是为成全陆小贝,宁可委屈自己,他让姚澜再好好想想,姚澜说自己从小一根筋,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既能安抚孙志安又能成全陆小贝的办法,既然她没法给孙志安一个交代,那还不如早点分开。

陆小贝这边也有心要成全姚澜,他对孙甜甜说以她的条件离开自己再找个新男朋友分分钟的事情,他为了姚澜能找到一个好归宿,情愿从这复杂的关系中退出。

孙志安下班后接了姚澜回家,说要好好聊聊,他对姚澜说不管她和陆小贝之间发生过什么那都是过去式了,至于陆小贝和孙甜甜的关系,年轻人今天合明天分的就像过家家一样,谁知道明天会如何?他要姚澜也不必顾虑和孙甜甜处不好关系,他能够从中协调。姚澜奇怪地问孙志安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孙志安的回答只有两个字“踏实”。他说他们之间的事可以等姚澜把和陆小贝之间的事理清楚以后再说,他等得起。

大热的天,陆长山特意去理了个发又穿上西装,想在视频里对姚美娟把这婚给求了,没想到姚美娟意识到陆长山想对她说什么时,连忙约他老地方见面谈,她想着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时刻自己也必须好好打扮一番。

乔治在替陆小山拍孕期写真,突然小山肚子里的孩子动了一下,小山第一次感受到孩子的胎动母性大发,惊喜之余打电话告诉袁帅,袁帅正在拍外景,一听电话再也顾不上挣钱,扔下一群美女就赶往影楼,没想到他到了孩子一直没动,把袁帅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袁帅遇到乔治特意问他等孩子生下来会不会像对待亲生子女一样对她,乔治很奇怪,他说他们夫妻离婚时不是约定孩子生下来就归袁帅所有吗?至于他可以做孩子的朋友啊。

姚美娟和陆长山来到经常跳舞的小公园见面,本来想好了一肚子话的陆长山一紧张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姚美娟引导着陆长山把求婚仪式完成了,自己也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求婚,并提出了唯一的要求,说是这辈子都没穿过婚纱,她想和陆长山拍一套婚纱照。

袁帅把小山送回家,替她做好吃的,又怕她晚上被空调吹着,替她安装了防风帘,忙完一切袁帅就窝在沙发上打盹,只为了守着小山能摸到一次孩子的胎动。

陆长山一早打电话给袁帅让他给自己和姚美娟拍一组婚纱照,又去找了儿子让他下班后陪他们一起去婚纱影楼替他们拿拿主意。

第34集:陆妈妈急病姚美娟一颗恨嫁的心无处安放

姚美娟也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姚澜,并让姚澜晚上陪她一起去拍照,替她化化妆、撑撑门面。

姚美娟怎么也穿不上那婚纱店的白婚纱,她差点就要泄气了,她对姚澜说为什么人家小姑娘穿着婚纱可以跳小天鹅,她穿上这婚纱整个成了一大白兔奶糖了。开始化妆了,姚美娟把自己的脸画得像个调色板似的,幸亏袁帅出马才不至于闹笑话,而陆长山则被儿子化成了一个黑包公。姚澜这边正看着婚纱出神,陆小贝出现了,他说姚澜是随娘改嫁,而他则是陪爹娶妻,他们以前是姐弟恋,如今好歹还剩个“姐弟”的称呼。姚澜则不禁调侃道,如果他和孙甜甜结婚,而她嫁给了孙志安的话,那她就成了他的丈母娘了。玩笑归玩笑,两人最终还是约好姚澜回头去找孙志安,陆小贝去找孙甜甜,看看还能不能挽回关系。

正和乔治约会的陆小山突然感觉到孩子又动了,还动得挺欢实的,她立即起身说要去找一趟袁帅,她说之前袁帅为了感受一下胎动守了整整一天都没守到,她想袁帅一定就在影楼办公室待着呢。

袁帅正亲自替姚美娟和陆长山拍婚纱照,小山突然出现,看着眼着其乐融融的一幕气不打一处来,她说作为父亲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的事作为女儿没有资格管,但至少得把再婚的事告诉她妈一声吧?陆长山承认这事是他想得不周全。

陆长山和姚美娟约定下午就去民政局领证结婚,而陆长山则决定趁着回家拿户口本的机会好好找前妻谈谈。陆长山回到家发现家里没人,却在楼梯间发现了突然晕倒在地的前妻,陆长山这下顾不上去民政局了,火速把前妻送往医院,检验结果显示陆妈妈得了严重的糖尿病,需要立即住院。

袁帅接到老丈人的电话急匆匆地去财务处支五万元钱,结果财务一定要让陆小山签字,陆小山见袁帅居然一次要支那么多钱,还以为他在外面金屋藏娇呢,被小山一通训之后袁帅急得说漏了嘴,得知原来妈妈急病进了医院,陆小山再也顾不上吵架,拉着袁帅就往医院赶。

陆妈妈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一个个对他们交代着后事,任凭子女再怎么说她也不信自己的病并没有大碍,只是糖尿病而已。

姚美娟一个人在民政局空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陆长山出现,她沮丧地回了家,她觉得陆长山之所以没出现一定是陆妈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原因,她觉得要是陆长山真心娶她的话谁也拦不住。

陆长山决定留在医院陪前妻,他让小贝去一趟姚澜家向姚美娟解释一下今天的事。姚澜正好要去店里,小贝说正好顺路送她过去,没想到孙志安突然出现,很不高兴地拦在他们面前,非要他们说个明白,问他们到底想怎么着?小贝和姚澜相视一笑,勾肩搭背地笑看着孙志安。

第35集:陆妈妈的病又燃起了小山让父母复婚的希望

姚澜和陆小贝在孙志安面前装得没事人一样,说他们现在是姐弟关系,现在既然姚澜的追求者来了,那么陆小贝这个弟弟马上就识相告退,但内心的波涛汹涌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陆长山在医院陪床,一边还在手机上补习着有关糖尿病的知识,突然前妻浑身冒冷汗,直喊头晕,陆长山意识到这是用药后出现低血糖了,立即拿起床头柜上的巧克力让她吃了,果然一会就缓了过来。王爱华心平气和地和前夫聊起了天,她感慨两人吵了那么多年,到最后关键时候还是得指望他啊,她却没想到陆长之所以突然回家救了她一命,是为了拿户口本和另一个女人结婚。

姚美娟买了一大包东西送去医院给陆长山,还特别申明这是替他买的东西,她可没有义务来看他的前妻,她再三叮嘱陆长山照顾病人别把自己熬坏了,陆长山感慨算他没有看走眼,他让姚美娟就看以后自己怎么对待她吧。

姚美娟没忍住偷偷跟着陆长山躲在病房外偷看,看着陆长山和前妻两人谈笑风生,心里不是个滋味,只得回家找女儿诉苦,等她苦水倒得差不多了又想起了女儿的事情,她问姚澜和孙志安处得怎么样了?姚澜回答说“原地踏步”,姚美娟这下急了,拿起姚澜的手机就替她约孙志安看电影,还不忘叮嘱女儿千万要打扮得漂亮点。

袁帅得知小山居然自己开车去医院看妈妈了,他急得顾不上埋怨乔治不靠谱,连忙回办公室取了口罩追了出去,他替小山把口罩戴上,告诉她医院里什么样的病人都有,一定要防止传染,小山虽然嘴上嘀咕袁帅到底是关心她还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心里还是对袁帅的关心十分受用。

医院里陆长山正替前妻修剪着头发,两人难得地说说笑笑,倒是前妻的一场病让他们夫妻找到了一直追寻不到的平和。小山看着爸妈相处得那么和谐,借口公司还有会要开拉着袁帅就走,袁帅知道小山还不死心,企图让父母有机会复婚,袁帅却担心最近丈母娘脾气好是因为有病压着,等病缓过来了肯定得加倍地和丈人闹啊,小山却坚持“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袁帅提议他们就不要掺和大人的事,静观其变。

姚澜和孙志安一起看电影,孙志安仿佛情窦初开的小伙子,试探了好几次楞是没敢抓上姚澜的手。两人一起去咖啡厅约会,孙志安用自己的侦探特长轻松地查到了邻桌顾客的身份,姚澜觉得孙志安的套路也没啥大的技术含量,于是拿起自己的手机东拍西拍,没想到拍到边上一对小情侣时闪光灯亮了起来被人发现,那男的大发雷霆站起身就要找姚澜算账,把姚澜吓得抱头鼠窜。

第36集:姚澜为让陆小贝死心强迫自己接受孙志安

孙甜甜上班时间拖着小贝腻歪,非要小贝说爱她,突然经理出现严肃地叫走了孙甜甜,原来因为她做错了一份客户资料,害得经理订错了八十多张机票,幸亏发现及时,否则八十多人坐错飞机后果不堪设想,没想到孙甜甜一脸不以为然,反驳经理说那么多资料她一个人打,字又那么小,打错也正常,大不了重新订机票呗,又没发团,有那么严重吗?经理让孙甜甜晚上八点前把资料重新打好发他邮箱,孙甜甜一蹦三丈高,说又没有加班工资,况且她晚上还有约会,凭什么把她当童工使?经理着实被气得不轻,让孙甜甜明天不用再来上班了,孙甜甜却反伸手向经理索取半个月的工资,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强子得到消息赶紧让陆小贝去劝架,孙甜甜不知顾全陆小贝的面子,反倒勒令陆小贝去把经理打一顿,陆小贝怎么劝也劝不住,心头火起让孙甜甜爱揍谁揍谁,不再理她转身离开。

满心烦恼的陆小贝去找姐夫倾诉,他不明白同样是女人,只是岁数上有差异,怎么为人处事会那么大差距?

姚美娟在护士那里软磨硬泡只为了能看一眼王爱华病房里的情况,想看看陆长山每天在医院陪床到底是个什么陪法。护士拗不过她于是答应带她去病房看看,当看到陆长山一把岁数了却睡在几把椅子拼成的“床”上,姚美娟心疼了,当即在护士那里办理了租床手续,她说哪怕就睡一天,她也要让他睡舒服了。

孙甜甜和姐们聚会喝多了,她姐们通知小贝去领人,一路上孙甜甜胡言乱语、撒泼打滚,嫌边上车里的人看她下车就要找人打架,陆小贝正拿她没办法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孙志安从车上下来,看到女儿喝成这样,他指责是小贝没照顾好甜甜,小贝可是满肚子的委屈,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孙志安,并撇清此事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孙志安却因为正在值班,让小贝把甜甜送回家,没想到甜甜拉着小贝的帽子就吐,差点没把人给恶心死。

陆小贝在车上发现了孙甜甜拉下的手机,他打开手机发现里面全是他的照片,他的来电号码也被设成了“老公”,陆小贝被感动了,于是在手机上留下一段录音,向孙甜甜承诺从明天开始一定会对她好的。

袁帅找小贝商量,说是做人得讲良心,要不是他们妈妈这一病,姚美娟这后妈可是早被他爸娶进家门了,而且姚美娟一直对他们都不错,但小贝说如果父母要复婚他不想干涉,袁帅以为他们姐弟串通一气呢,小贝说他有自己的私心,因为他总放不下姚澜,如果他爸和姚美娟一结婚,他就避免不了和姚澜得经常见面,那么他就永远忘不了姚澜,孙甜甜虽然不懂事,但她对自己确实好,自己也得给她一个交代。

孙志安无奈拉着烂醉如泥的女儿来到便利店让她醒酒,醉酒的孙甜甜痛苦万分,她对姚澜说就因为姚澜和陆小贝分手,把陆小贝的心都分走了一半。当晚孙志安带着前妻来领走了孙甜甜,姚澜看到陆小贝的车就停在便利店对面,她心里想到孙甜甜的话,决定让陆小贝死心,于是她强迫自己投入孙志安的怀抱,孙志安以为是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抱着姚澜不禁悲喜交加。

第37集:陆长山天天照顾前妻冷落了姚美娟

陆长山天天寸步不离地守在医院,姚美娟表面做得懂事得体,但内心的憋屈都快让她爆炸了,这天好不容易等到姚澜下晚班回家,她拖着女儿听她唠叨几句,她说自己就是特别的不甘心,就差一步,他们就把结婚证给领了,也不至于弄得现在她跟个第三者似的见不得光,她想让姚澜去求小贝帮帮自己,但姚澜果断地回绝母亲别的事都好商量,唯独关于小贝她做不到。

孙甜甜第二酒醒了来旅行社找陆小贝道歉,陆小贝倒也大人大量,只是让她下不为例,甜甜说她已经辞职了,现在在她后爸的公司当前台,这下可没人敢欺负她了。陆小贝将昨晚在车上捡到的手机还给孙甜甜,还告诉她自己在里面录了一段话,听了小贝的真情告白孙甜甜感动得无以复加。

王爱华心疼前夫天天没日没夜地守着自己,她打电话给小贝,让他们姐弟俩有空也来替替他爸,小贝推说出国带团前需要集中培训,实在没有时间。

女儿不肯帮自己,姚美娟只有靠自己,她戴着凉帽、眼镜和口罩再次来到医院,打算向护士打听陆长山和王爱华的情况,被护士训了一顿,无奈之下她只有偷偷摸摸地去病房外瞧瞧,被王爱华撞个正着,姚美娟说自己听说她病了,所以来看看她。俩人在病房里没话找话聊着,王爱华拿起苹果想削,姚美娟抢着要帮她削,结果一不小心刀锋划到了王爱华的掌心,看到鲜血一下涌了出来,姚美娟慌了神了,刚从家里取了东西回医院的陆长山看到前妻的手被划伤了,而“凶器”就握在姚美娟手里,他气急败坏地拉着姚美娟出了病房,责怪她怎么就等不了他把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再去找她呢?姚美娟真的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老年舞蹈队的队员们看姚美娟整天坐着发愣,舞也不跳了,猜想她一定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但生性好面子的姚美娟却说自己家快要双喜临门了,这几天她只是被累着了。大家好奇所谓的双喜倒底是哪双喜?她告诉人家姚澜找了个警察终于要结婚了,而她自己也好事近了,说着就向大家展示自己手机里保存的婚纱照。

姚澜问孙志安最近老值夜班是因为她吗?她说不管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她请孙志安多花点时间陪陪闺女,她说孙志安和前妻的离婚已经影响了孙甜甜的性格,现在又把工作之外的时间都花在了自己身上,她觉得挺对不住甜甜的,孙志安若有所悟,答应姚澜会多抽时间陪甜甜。

陆长山整天在家照顾着王爱华,他开导前妻得糖尿病就是因为缺乏运动量,他说要教前妻跳舞,把身体锻炼好了,才有体力帮小山照顾孩子,这话说到了王爱华的心坎里,于是俩人在家里开着音乐练起了舞。姚美娟悄悄来到陆长山家从窗外看到了这一幕真的是心碎了一地。

第38集:姚美娟得不到陆长山的交代在煎熬中度日

姚美娟一肚子的苦水只有回到家里向姚澜倒,姚澜让她有本事把刚才说的话说给那“陈世美”听去,别只会在家蹦得像高压锅的蒸汽阀似的,姚美娟本来就火冒三丈,被女儿撩拨得更是按捺不住,冲出去打了个的就要冲到陆家去说个明白,姚澜怕出事追着屁股跟来,来到陆家楼下,正看到陆小山和陆小贝回家吃饭,陆长山和王爱华隆重地出门迎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姚澜正不知该怎么办,姚美娟早躲得不见了人影,把姚澜一人晾在了路中间。

陆小山看着父母自从母亲生病后开始变得举案齐眉的样子心里直乐呵,为了督促父母进一步发展陆小山趁势向父亲提出要搬回家来住,她说爸爸照顾她妈一人也是照顾,不如顺便把她这个高龄产妇也照顾了吧。陆长山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他说要让袁帅也一起搬回来,否则到时小山搬回了家,没人管着袁帅,万一他到外面无法无天可就后悔也晚了。陆小贝暗暗嘲笑姐姐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姚美娟在外夸下海口说她娘俩都要结婚了,这不一起跳广场舞的老姐妹们纷至沓来地上门来送红包了,这红包都收下了,人家都盼着喝喜酒呢,这可愁坏了姚家母女俩。

陆小山和袁帅一起搬回了父母家,为了怕父母起疑心,所以他们必须住一个房间,陆小山怕乔治会不高兴,特意打电话给他报备,没想到乔治毫不在意,他说小山本来就怀着袁帅的孩子,现在袁帅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他只是想等小山生了孩子以后恢复自由身再与她好好发展。

孙甜甜接陆小贝下班,她缠着小贝陪她K歌、泡车、滑滑板,而小贝不再是以前那个不务正业的样子,他报考了国际导游资格证,晚上还得上法语实习班,回家还得背单词,真的没有精神陪孙甜甜游戏人生。

孙志安告诉姚澜他在派出所的调研挂职工作即将结束,就要回到公安局工作,姚澜说既然今天高兴那他们就喝点酒吧,说着就开始自斟自饮起来,孙志安明白姚澜是想跟他分手,又不好意思开口,他主动表示如果姚澜要分手他尊重她的决定,或许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情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值得相信的好朋友,于是俩人商定就做好朋友。

姚美娟上街买菜遇到熟人,问她们娘俩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好面子的姚美娟随口说下月八日,姚澜对她这个没脑子的妈真的彻底无语,现在海口夸下了,怎么去圆这个谎?

袁帅他们翁婿三人整天在家抱着个智能假娃娃操作练兵,那娃娃总哭个不停,把陆小山烦透了,趁着家人出门,她三下五除二把洋娃娃给肢解了塞进了冰箱。那三人在外面听听家里没了娃娃的哭声还以为陆小山是母性爆发,没想到王爱华一打开冰箱被吓了个半死。

姚美娟来到派出所找即将回局里上班的孙志安,她求孙志安下月八日和姚澜办场婚礼,孙志安问姚美娟到底想什么呢,他和姚澜都已经友谊地久天长了呀。

第39集:小丈夫大结局上篇:王爱华打开心中的结放陆长山寻找幸福

袁帅费劲地把被小山撕碎的娃娃重新粘起来,从未主动道歉的小山居然小声地对袁帅说了声“对不起”,袁帅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笑着说小山可真够厉害的,把娃娃撕碎了居然放冰箱,差点把他丈母娘的糖尿病给吓好了。袁帅向小山转达了丈人丈母娘的一致意思,他们认为小山性格暴虐,将来孩子生下来绝对不能让她带。

姚澜见她妈收了人家红包,又好面子不愿承认自己根本结不了婚,于是她决定亲自出面向街坊邻居做个解释,这天她来到街坊跳舞的小广场向着众人宣布她和妈妈的婚是结不成了,因为她们的结婚对象都吹了,并将收到的红包还给各位,她按红包上的名字和金额一一报着,让念到名字的人自己上前领回红包,那些街坊其实都是为了看姚美娟的笑话,所谓的红包都只有二三十元,有的人甚至还去银行换成一元的纸币,只为了红包看上去饱满一些,现在被当面点名发还红包只觉得羞愧难当。

袁帅的摄影作品《寻找影子的人》获得了寰球摄影大赛的金奖,陆小山在电视里和袁帅共同分享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陆小贝经过努力取得了国际旅游团领队资格认证书,经理宣布他从此就可以跟国际团了,让他先跟两趟欧洲,以后就负责欧洲法语区。孙甜甜得知这一消息却明显没有陆小贝的兴奋,她说现在他们都三天两头见不着面,这以后陆小贝隔三岔五要出差,他们要见一面就更难了,陆小贝明白孙甜甜这是想要分手呢。

陆小山向父亲提议这次搬回来住家里的气氛难得那么好,不如就不要搬出去了吧。陆长山心里想着姚美娟,但又不忍拒绝女儿,终于下定决心点了头。姚美娟鼓起勇气去陆长山的出租房想讨一个说法,却被房东告知房客已经搬回家去了,估计是享受天伦之乐去了,姚美娟伤心之余把存有婚纱照的手机直接扔到了河里。而同一时间,陆长山却在儿子、女婿的陪同下去了姚美娟家想当面对她说结婚的事再往后拖拖,没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

王爱华知道了女儿和袁帅离婚的事,她让小山考虑清楚,等孩子生下来后,她的后半辈子准备和谁过。另一边陆长山也知道了袁帅他们的事,他怪女儿不懂事,袁帅却将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他说但凡自己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男人、大丈夫的话,事情也不至于闹到今天这样。

王爱华一场病把自己给生明白了,她对陆长山说自己一直知道女儿想要他们复婚,但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之间的夫妻情分早磨没了,现在俩人更像是亲人一般,她让陆长山尽管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至于自己兴许也能找到一种新活法呢。

大结局:小丈夫大结局下篇:姚家母女终于在陆家父子处得到了幸福

姚美娟称自己生无可恋,居然想在姚澜便利店的休息室里上吊,姚澜反问妈妈那么她这三十多年来过得有没有意思,从小舅舅不亲姥姥不疼的,自己的亲妈打从记事起就没做过一件靠谱的事,天天嚷嚷着追求爱情、追求幸福,可哪回不是被人骗了、甩了,还得让她这个当女儿的替她收拾烂摊子。财经大学跟她一届的同学个个比她有出息,她不是没有机会到高档写字楼里上班,她选择到便利店工作还不是为了能天天陪着、守着她这个当妈吗?姚美娟的求生意识终于被姚澜唤醒,母女俩抱头痛哭。

袁帅一早就在和小贝谈合作,他说他们影楼可以为小贝工作的旅行社提供客源,而旅行社则可以开辟境外婚纱摄影专线,达到大家双赢的目的。小山对袁帅的表现十分满意,伸手替他夹了一个荷包蛋,这可是七年来没有过的待遇,袁帅高兴得就跟中了彩票似的。

姚澜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一人前往陆家讨说法,敲开陆家的家门她一把拽住陆长山胸口的衣服问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如果不想娶她妈,就不要给她那么大的希望,如今他在这边老婆孩子热炕头其乐融融,而她妈则在家里寻死觅活。陆长山承认自己这事做得挺王八蛋的,他想顾及每一个人的感受,但唯独没有想到姚美娟的感受。

姚澜为了让妈妈恢复自信,她特意将妈妈带到小广场,姚美娟只觉得自己的头也抬不起来了,拼命让姚澜帮她看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看她笑话呢?突然音乐响起,众人围着他们母女跳起了小苹果,姚美娟也被快乐的气氛所感染,跟着大家一起跳了起来,转过身却看到日思夜想的陆长山手捧钻戒在她面前单腿下跪向她求婚,他说自己现在依然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但只要有了她,他就拥有了全世界。

乔治回家取来了祖母的戒指向陆小山求婚,他说当年他父亲也是用它向他母亲求婚的,乔治恳求陆小山答应他。但陆小山对乔治说虽然她很喜欢他,但喜欢不代表爱情,她说之前自己一直不肯要孩子,是因为对未来充满怀疑,对袁帅没有信心,但她现在发现袁帅之前的所有缺点都是为了应和她,其实袁帅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乔治对他们的感情表示理解,他对小山说也许他走远一点,她会觉得他更优秀些。突然小山阵痛来袭,看来孩子迫不及待要来到这个世界了。

三个月后,王爱华报了一个摄影班,这天她们摄影班在郊外拍片子,她在前边拍景,同班同学王志清一路跟着她拍她的人,俩人由此开始搭讪熟悉起来。

陆长山和姚美娟在众亲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陆小贝到处找不到姚澜,于是去问姚美娟,姚美娟告诉他姚澜怕见到他尴尬,所以没来参加婚礼,而且姚澜已经从便利店辞职了,现在应该在机场,准备去意大利。陆小贝背上替姚澜准备的婚纱,骑着单车火速赶往机场,他将婚纱亲手交到姚澜手里,他希望姚澜将来有一天遇到那个命中注定,能陪她一起上天入地,不离不弃的人的时候可以穿上它,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姚澜盯着装婚纱的盒子痴痴地想了很久很久,她终于决定冲破世俗的观念,为自己而活,努力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换上婚纱追上陆小贝勇敢地向他伸出自己的手。

(全剧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