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水浒传:谋略秒杀众配角,丈母娘阎婆的手段之高,宋江都自叹不如

admin2021-06-079

杨角风谈水浒第40期:

“及时雨”宋江,作为后来梁山的实际领导者,其智谋之高也并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经受了种种事件考验的。

宋江原本是一名押司,虽只属于一个小吏,但是在郓城县绝对是一个翻云覆雨的存在,可谓黑白通吃,在这里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可惜,千算万算,宋江万万没算到,自己竟然在家门口的阴沟里翻了船。而导致他翻船的浪花,主因并非是阎婆惜,而是阎婆惜的母亲,自己名义上的丈母娘阎婆!

杨角风谈水浒第40期: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一、

若是问整部《水浒传》中哪个配角智谋最高,我想除了撮合西门庆跟潘金莲的王婆外,坑惨了宋江的阎婆也得名列前茅。

阎婆跟宋江的第一次相遇,表面上看是偶然,其实是必然!

当时的情况是宋江刚刚走出县衙,就被一个女子叫住了,这个女子是媒婆(王婆),她身后跟着的就是阎婆。

王婆对阎婆嘴上说的是偶遇宋江:

“你有缘,做好事的押司来也!”

但大家动脑筋想想,谁会堵在县衙门口求偶遇的,不是特地而来,还能是什么?而且,王婆一见宋江,二话不说就先解释了阎婆一家多么多么困难,末了说了一句:

“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时疫死了,这阎婆无钱津送,没做道理处,央及老身做媒。”

阎婆一家是以唱小曲为生,郓城县的人根本就不好这口,所以一来这里就陷入了困境。而宋江在郓城县是有名的爱做好事,为什么阎婆不提前未雨绸缪,偏偏等丈夫死了才想到嫁女儿呢?

之所以会这样,就在于阎婆一家还不够惨,她是在等待一个够惨的时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引起宋江的同情,以便施展下一步的计划。

而且,求助一副棺材就直接讲棺材嘛,干嘛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阎惜娇多么多么优秀,现在要嫁人呢?

虽然这些话都是王婆说的,但背后必然是阎婆在指点她怎么讲,她的真实目的是为了给女儿做媒,提棺材仅仅是为了试探宋江。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二、

那么面对阎婆踢过来的球,宋江又是怎么做的呢?

其实宋江一开始给人的印象都是弱弱的,软软的,傻傻的,其实并不是!

宋江虽然是一个小吏,但是是一个黑白通吃的主,平时出门都是随身带着刀的。阎惜娇为啥被杀,就是因为宋江遗留的紫罗鸾带中,有一把刀,以及一个招文袋。

宋江杀阎婆惜的时候,只用了两刀,两刀都是干净利索,第一刀割喉,第二刀割头:

“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却早刀落,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鲜血飞出,那妇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复一刀,那颗头伶伶仃仃落在枕头上。”

不要以为宋江就是一个两点一线的小吏,每天就是上班下班,没事救济一下街坊邻居,请请江湖上的哥们儿吃饭,见谁都笑呵呵的老实人。

他这么熟练的杀人手法,真的是第一次作案吗?

当然,关于宋江,我们以后还会专门分析的,这里就一笔带过,总之宋江并非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黑矮胖子。

作为郓城县响当当的一个人物,宋江也并不是那啥能力不行,为什么都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妻?

而同样作为郓城县响当当的媒婆,也就是王婆,宋江家是啥情况她不会不清楚,这才是她先讲了一遍阎惜娇的情况,随后才说了阎婆求助棺材的原因。

对于她们的真实目的,宋江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拒绝的也很干脆,就是压根不提做媒的事,你们不是要棺材吗,拿去!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三、

宋江明明不想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纠缠,为什么最后却成了阎婆的“女婿”?

宋江不仅送了阎婆一副棺材,还送了她十两银子,而实际上办完了丈夫的后事,她还余下五、六两银子,但并没有归还宋江,足可见这个人的精明。

但归还不归还另说,她还是跑到宋江家去拜谢了,但她去拜谢宋江并非是单纯的拜谢。一方面见他出手大方,想进一步攀附人家,另一方面主要还是观察一下他是否已有妻室。

她跟王婆的话中也特意提到了:

“我前日去谢宋押司,见他下处没娘子,因此,央你与我对宋押司说:他若要讨人时,我情头把婆惜与他。”

总之,宋江架不住阎婆和王婆的胡搅蛮缠,再加上阎惜娇确实长得漂亮,也就半推半就地从了。但他也长了一个心眼儿,并非是娶了阎婆惜,而是包了她当外室,也就是二奶。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宋江就渐渐失去了对阎婆惜的兴趣,而阎婆惜也勾搭上了一个小白脸,也就是张三,张文远。

这件事,阎婆并非不知情,她是知情的,但是出于对女儿的了解,她也清楚感情这种事,强扭不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虽然跟宋江一样都是押司,但张三就是一个穷鬼啊,不光不给阎婆惜花钱,还让阎婆惜倒贴钱给他补身子。时间一长,少了宋江的救济,又多了给张三的花销,阎婆母女扛不住了。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四、

宋江不再去阎婆惜那里,阎婆母女就失去了经济来源,这可咋办呢?

那就只能想办法请宋江回来,可惜,阎婆派人请了好几次宋江,宋江就是不来,理由嘛,大家都懂得:

“又不是我父母匹配妻室,他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上门便了。”

就这样,宋江几个月都不去阎婆惜那里了,阎婆坐不住了,又去县衙门口堵宋江。一遇见宋江就称呼他是“好贵人”,训斥自己女儿是“小*人”,死拉硬拽,一方面把女儿红杏出墙的事推到街坊邻居闲言碎语上面,另一方面向宋江保证:

“外人说的闲是非都不要听他,押司自做个主张,我女儿但有差错,都在老身身上。”

就这样在县衙门口死缠烂打,宋江的脸面何在啊,没办法,只能不甘不愿地跟她去见了阎婆惜。

一进门阎婆就喊:

“我儿,你心爱的三郎在这里。”

黑三郎是三郎,张三郎也是三郎,阎婆是故意混淆视听,让阎婆惜误以为张三郎来了,由此可见,阎婆啥都知道:

“那婆娘只道是张三郎,慌忙起来,把手掠一掠云髻……飞也似跑下楼来。”

结果下来一看是宋江,又愤愤地上楼了,为此阎婆还数落了阎婆惜一顿。

即使她也看出来阎婆惜对宋江还是爱答不理的,但还是反锁了房门,硬是让这俩人睡在了一起。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五、

阎婆权谋之术的顶级展现,就在阎婆惜被杀之后,堪称《水浒传》众配角权谋阐释之最!

由于杀阎婆惜之前,她还喊出了一句:

“黑三郎杀人也!”

这样就导致睡在楼下的阎婆听到了,于是她匆忙上楼一探究竟,结果跟宋江撞了个满怀。

阎婆问道:“你两口儿做甚么闹?”宋江道:“你女儿忒无礼,被我杀了!”婆子笑道:“却是甚话!便是押司生的眼凶,又酒性不好,专要杀人,押司休要取笑老身。”

换一般人,一听说女儿被杀了,再看看宋江身上的血,要么傻了,要么大喊大叫,但阎婆不这样。她先表示自己不信,同时脑袋在飞转,一方面稳住宋江,一方面在拖延时间确认事情是否属实。

等到真见到了阎婆惜的尸首,阎婆迅速调整了策略,而宋江也给她下了一个套:

“我是烈汉!一世也不走,随你要怎地。”

就跟《雍正王朝》中老四胤禛给邬思道财宝让他跑路一样,一旦邬思道真拿了钱,铁定玩完。这里也是一样的,嘴上说着我肯定不走,随你处置,但凡阎婆表现出一丝要报官的行为,必死无疑。

“这贱人果是不好,押司不错杀了,只是老身无人养赡。”

但阎婆迅速调整了策略,先讲阎婆惜就是一个贱人,该杀,但你得给我钱!阎婆此话相当高明,平时那么贪财的人,这时候要是她啥都不要,宋江铁定起疑。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六、

眼睁睁看着女儿被杀,阎婆还能迅速站队宋江,不得不说这心理素质不是一般配角能驾驭的。

很快俩人就统一了意见,宋江给阎婆银子,阎婆替宋江保密,不仅如此,阎婆还给宋江出主意,进一步获取宋江的信任:

“押司只好趁天未明时讨具棺材盛了,邻舍街坊都不要见影。”

为啥趁天明?

就是因为天明之后,街上人多,可以施展阎婆进一步的谋略。

而且面对宋江写的条子,阎婆也拒绝了,她可是曾经见识过宋江写白条的威力,但那样的话,宋江就会脱离她的视野,影响她施展谋略:

“票子也不济事,须是押司自去取,便肯早早发来。”

本着对阎婆贪婪的了解,以及事已至此的结局,宋江还是着了她的道儿:

“那婆子约莫到县前左侧,把宋江一把扭住,发喊叫道:‘有杀人贼在这里!’”

若不是因为杀人贼是宋江,阎婆此举铁定上郓城县头条新闻,会把她塑造成跟贼人斗智斗勇的老妇。

此时天已经亮了,县衙门口还有守门的公人,若不是因为阎婆扭住的是宋江,早就把这个人拿下了。因为是宋江,所以这些公人并没有下手,任由阎婆扯着宋江,还给她好好讲理呢:

“婆子闭上嘴!押司不是这般的人,有事只消得好说!”

光天化日之下,谅宋江也不敢把阎婆咋样,这才是她的底气,所以她才扯着嗓子喊宋江杀人了,一定要把他扭送到县衙里面。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七、

等到她发现县衙门口的公人不信任她时,她是有点慌的,若是公人强行扭开她的手,并把宋江放走,回头宋江再找个机会让她永远闭嘴,她怎么办?

阎婆的操作就堪称一流,迅速把战火烧到无辜围观群众身上,不怕引不起县衙的注意,只要这事闹大了,自己就安全了。

结果围观群众,无辜唐牛儿凑活过来了,不仅打了阎婆,还放走了宋江,睡觉正愁没枕头呢:

众人向前,一个带住婆子,三四个拿住唐牛儿,把他横拖倒,直推进郓城县里来。

唐牛儿一个是跑不掉了,但是县令有意开脱宋江,这可咋办?

阎婆也有办法,把宋江的情敌张三找了出来,张三不仅跟宋江是情敌,还是职场上的竞争对手,干掉宋江对他没有坏处。

但是县令还是开脱宋江,甚至拿出宋江跟父亲的断绝关系的文书来证明,但阎婆从“孝义”二字就能看出来文书有假:

“相公!人命大如天!若不肯与老身做主时,只得去州里告状!只是我女儿死得甚苦!”

由于阎婆的一番操作,宋江杀人案已经成了轰动郓城县城的第一大案。案子只要搞大了,参与的人多了,阎婆就安全了,就有了去州里告状的底气,也就由不得县令包庇。

等到最后,阎婆发现张三也被收买了,宋江也确实潜逃了,县令也毫无办法了,自己拿了点钱财,也就罢了:

“朱仝自凑些钱物把与阎婆,教他不要去州里告状。这婆子也得了些钱物,没奈何,只得依允了。”

宋江多么精明的人,能让他接连栽跟头,在郓城县身败名裂,除了阎婆还有谁?

其智谋完爆水浒众配角,阎婆身为丈母娘,接连高招让宋江身败名裂

说她是《水浒传》第一权谋高手,也不过分,只是人啊,一旦聪明过了头,虽然处处算计别人,每次都是出高招,但到头来,除了得点银子外,还能有啥?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看水浒,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精彩还在继续,欢迎关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