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难怪贾母借题发挥,当众责骂小儿媳妇,你看王夫人做了什么

admin2021-06-0513

打开百度APP看高清图片

题:难怪贾母借题发挥,当众责骂小儿媳妇,你看王夫人做了什么?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看上鸳鸯的人是贾赦,前来说媒的人是邢夫人,贾母却当着众人的面给王夫人难堪,真的只是老糊涂了吗?

贾母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

其实,史太君清醒着呢!鸳鸯再好,也不过是个丫环,贾母真正在意的人,是贾宝玉和林黛玉。贾母三番两次当着薛姨妈的面,敲打王夫人,其实是变着法子反对“金玉良缘”。不信你看贾母对着薛姨妈怎么说?

犹未说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不象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委屈了他。”

《红楼梦》故事里,贾探春替王夫人喊冤,贾母却对着薛姨妈说话,乍一看,只是贾母的待客之道如此,然而,史太君却是话中有话。

《红楼梦》故事里,邢夫人向着贾母的大儿子贾赦,王夫人孝顺婆婆,这有什么可挑的呢?

贾母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女子出嫁从夫,王夫人是荣国府的儿媳妇,理应站在夫家的立场考虑贾宝玉的终身大事,而非站在王家甚至于薛家的立场去支持“金玉良缘”。

没错,贾母要表达的观点为“薛家是外人!”与其说王夫人与贾母在贾宝玉的婚事上意见不合,不如说,作者笔下王夫人的立场,很多时候代表的是另一个“王夫人(薛姨妈)”的立场。

事实上,这场世人口中所谓的婆媳之争,其实是林家与薛家之争,贾母是贾敏的母亲,林黛玉的外祖母,荣国府是草木之荣,是林家,史太君本质上是林家的老祖宗,而薛姨妈则是薛家的老祖宗。

《红楼梦》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贾探春反对赵姨娘向着赵家,认为这种行为不着调,不知大义,也是同理。

以古代人的大族规矩,王夫人本身就代表荣国府的利益,不可能向着薛家,只不过文字难为,作者只能拿王夫人分出一个薛家的影子来,让她作为薛姨妈(暗线王夫人)支持金玉良缘。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一段故事。

如今且说目今王夫人见他(王熙凤)如此,探春与李纨暂难谢事,园中人多,又恐失于照管,因又特请了宝钗来,托他各处小心,“老婆子们不中用,得空儿吃酒斗牌,白日里睡觉,夜里斗牌,我都知道的。凡有想不到的事,你来告诉我,别等老太太问出来,我没话回。那些人不好了,你只管说。他们不听,你来回我。别弄出大事来才好。”宝钗听说只得答应了。

看官听说,王夫人托付给薛宝钗的是何事?老婆子们吃酒斗牌的事!结果,王夫人托薛宝钗管事,最终却弄成大事来,贾母大怒,三姑娘问着王熙凤!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宝玉被吓,贾母便说如今各处上夜都不小心,贾探春说出老婆子们夜里斗牌,惹出争斗相打之事。

贾母道:“殊不知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奸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况且园内的姊妹们起居所伴者皆系丫头媳妇们,贤愚混杂,贼盗事小,再有别事,倘略沾带些,关系不小。这事岂可轻恕。”

最终,贾母动怒,命即刻查了头家来,有人出首者赏,隐情不告者罚,就连贾迎春的乳母都在内,贾探春见二姐姐被欺负,更是直接把矛盾指向了王熙凤,说她指使的。

看官听说,王夫人原是让薛宝钗担心此事,偏生怕什么来什么,被贾母抓了个现行,而且偏偏自从薛宝钗进了大观园,贾府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又没人盘查,设若出入的人就图省路也从那里走,从那里生出一件事来,又当如何?薛宝钗自家倒说出来了!

所以,后来薛宝钗当众奉承贾母,说“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却话锋一转,反而说王夫人不讨自己喜欢。

贾母听说,便答道:“我如今老了,那里还巧什么。当日我象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凤儿嘴乖,怎么怨得人疼他。”

看官听说,贾母这话虽然说得委婉,却非常狠辣,直接就说王熙凤不会说话,在她面前不显好,这话已经说得很重了。再看王夫人撵了晴雯,又内定袭人一事,贾母又是如何说的呢?

贾母听了,笑道:“原来这样,如此更好了。袭人本来从小儿不言不语,我只说他是没嘴的葫芦。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而且你这不明说与宝玉的主意更好。且大家别提这事,只是心里知道罢了。我深知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他这种和丫头们好却是难懂。我为此也耽心,每每的冷眼查看他。只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

《红楼梦》故事里,贾母说袭人是“没嘴的葫芦”,其实是说她向着胡虏,对应王夫人的性格,其实是贾母借机批判“金玉良缘”。没有大错误的袭人,相比于“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的晴雯,高下之分。可知在贾母眼中,袭人是有错的,不是最佳人选。

《红楼梦》故事里,王夫人提拔袭人,已经好几年了,直到今日才回明老太太,是有意挑明,贾母却顺势压了下去,一句“只是心里知道罢了”,瞬间就把袭人的姨娘地位否定了,袭人由此陷入不能明说的尴尬处境,贾母暗示“宝玉还小”,金玉良缘也就只能继续作罢。

《红楼梦》故事里,贾母并未就此罢休,而是警告王夫人,你别指望让薛宝钗、花袭人劝贾宝玉了,我的孙子没错,晴雯也没错,他是不会听你们摆布的。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