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贾母不喝六安茶是有意为难妙玉吗?栊翠庵喝茶故事背后暗藏大秘密

admin2021-06-058

打开百度APP看高清图片

题:贾母不喝六安茶是有意为难妙玉吗?栊翠庵喝茶故事背后暗藏大秘密!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妙玉本是极度清高之人,因为她的出身,与林黛玉以及贾府的姑娘们并无两样,只是出身于末世,家族没落,生来带病,不得已带发修行。

当年贾妃省亲,王夫人可是亲自下令,让荣国府的管家林之孝夫妻特地下帖子请她,又特地备车轿去接,何等尊贵?

林之孝家的回道:“请他,他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王夫人道:“他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他何妨。”林之孝家的答应了出去,命书启相公写请帖去请妙玉。次日遣人备车轿去接。

总而言之,贾府从来不曾怠慢妙玉,是拿她当贵客的对待,所以,即便是身为荣国府大嫂子的李纨,深恨妙玉为人清高,却也不得不退让三分,不敢得罪她。

《红楼梦》故事里,从贾宝玉到林黛玉,居然没有人敢得罪妙玉,反而是妙玉在两个玉儿面前肆无忌惮,丝毫不怕惹怒他们,倒要小心翼翼地让着妙玉。

然而,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却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举动。原文中交代,贾母等人刚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去栊翠庵喝茶,而且等妙玉亲自捧了茶来,贾母却开始挑挑拣拣。

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以妙玉的性格,她这样的举动,已经对贾母尊重到了极点,贾母却临时突然要求茶叶的品种,甚至于对水也有了要求,最终,无可挑剔之后,也才只喝了半盏,就不喝了,推给刘姥姥。

贾母便吃了半盏,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

很多人觉得,贾母是看不惯妙玉,故意为难她,却不知,这恰恰是贾母与妙玉的默契所在。贾母之所以挑完茶叶挑茶水,正是因为她之前已经喝过了茶,但是,并不满意,专门等着喝妙玉的茶,而只有妙玉的茶,才能让贾母中意。

姜子说过,《红楼梦》是以诗传史的《清风明月史》,贾母只喝半盏茶,并非妙玉的茶不好喝,而是“南明半壁江山”之意。

板儿即“反木”,朱由检为“赤心木”,刘是带刀之人,刘姥姥进大观园,是“怡红院劫遇母蝗虫”,是写大顺政权取代了崇祯政权。

然而,这个“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的刘姥姥,不过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虽是“一口吃尽”,却不知茶味,也没能熬浓待久,转眼就淡了走人了。

那么,问题来了:贾母为啥不愿意吃六安茶,反而钟意老君眉呢?“旧年的雨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茶为“茗”,隐喻“明”,六安瓜片在清初是非常珍贵的上品茶叶,又是绿茶,而老君眉是红茶,这便有了“满清”与“朱明”之别,所以,贾母不喝六安茶。

何为“老君眉”?史太君是“老君”,老子与道家为“老君”,“眉”指闺阁女儿,隐喻林四娘一般的忠义之士,正所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六安瓜片”更是对应了妙玉最终的命运“瓜州渡口”,又如刘姥姥口中“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倭瓜”之意,自然是指清朝胡虏。

这个最终陷于泥土之中的妙玉,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呢?妙玉拆“少女玉”,是新生的朱明政权,代指南明。南明屈居江南,可不就是陷于泥土之中?蟠香寺与栊翠庵,是写北方清朝与南方明朝。

所以,贾母不喝六安茶,并非为难妙玉,而恰恰是写妙玉身份,文章中的贾母,其实是非常敬重妙玉的,也夸此处“花木繁盛”,都是此般寓意,不信且看贾母言行!

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

“花木”二字,直通林黛玉,且看黛玉与妙玉的出身,皆有玉,皆是姑苏之人,甚至于妙玉此间境遇,与林黛玉的境遇,以及贾府衰亡之后贾宝玉的境遇,可谓是如出一辙!

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生了这位姑娘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到底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发修行,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伏侍。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

可见,两个玉儿之后,“根并荷花一茎香”的下一世人物,除了甄英莲,还有妙玉。贾母和三个玉儿,本是同根生,再亲密不过的一家子。

《红楼梦》故事里,妙玉请林黛玉、薛宝钗、贾宝玉喝茶,同样大有深意。薛宝钗用的是葫芦器“(分瓜)瓟斝”,是点薛家胡虏身份。斝是青(清)铜(金属)制,乃御用酒杯,妙玉斟茶给宝钗,用词为“一斝”,点薛宝钗清朝帝王身份。

林黛玉用“星犀”,那是因为“千年犀牛角能辟水”;妙玉把自己的杯子给宝玉用,本身就是二位一体的暗示,后来用的器具,是九州之意。

为啥妙玉的茶,用的茶水竟然是用“梅花上的雪”?与朱红色的“枫露茶”有异曲同工之妙,恰应了“白雪红梅”四个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这一首诗,是写“东邻窥宋玉”,薛宝钗抢夺本属于林黛玉的通灵宝玉(传国玉玺),“凤髓香”就是林黛玉,薛宝钗吃的冷香丸就以此为药引子。可见,栊翠庵喝茶故事背后大有深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