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王近山看不下去电影《上甘岭》,秦基伟:这是我一生最残酷的战役

admin2021-06-039

1997年,一位西点军校的美国军官无奈发问:“为什么中国只有两个连守卫上甘岭两个高地,而我们七个营轮番进攻就是攻不上去呢?”

就在上甘岭战役中,我军面对的是“范弗里特弹药量”:以极大的弹药消耗而得名。上甘岭战役的43天里,火力制胜论者范弗里特向我军共投掷190万发炮弹,仅第一天就32万发;共投航空炸弹5000余枚,阵地的山头都被打低了2米,坑道被打断5、6米……我军就在反斜面继续挖坑道,炮火暂停的时刻,战士们就从坑道中爬出,以死与冲锋的敌人相拼。

1957年,在上甘岭战役的电影内部放映时,这场战役的指挥者王近山参与了观看,电影只到一半,他便泪流满面,起身缓缓走出……美国人是永远不会知道,中国志愿军是用什么样的精神打赢了这场战役。

1952年5月,杜鲁门为了改变战争颓势为自己赢得竞选优势,任命克拉克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新官上任”的克拉克十分想向杜鲁门证明自己。10月14日,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就迫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布:上甘岭攻势开始。

在这3.7平方公里的土地,范弗里特原计划只用5天、拿200人的伤亡夺取。凌晨4点半,美军向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发射了30万发炮弹,航空炸弹500枚,基本将我军表面的工事全部摧毁,秦基伟是被炮声震醒的,他连忙起身布置作战,我军两个连和一个排顽强不屈,以命相博,击退敌人30多次攻击。

而后在师山炮营营长指挥下,直接对敌打俯角,美七师久攻不下。敌进攻兵力由两个营增加到了两个团,此时的兵力已是我军的15倍之多,秦基伟军长责令大家一定守住上甘岭。第一天下来,我军伤亡550人,歼敌1900人。

敌军连续4天炮击我军两高地并加强攻势,我军战士承受了72万发的炮弹射击,白天失去的阵地,晚上就一点点夺回来。18日晚,面对战争的胶着态势,我军上下开始思考这种作战方式是否最佳。在第十五军的批准下,第四十五师决定将连队撤入坑道,我军开始坚持坑道战。

两天来,敌军占领了两高地表面阵地,并加以多种阴狠手段封锁我军坑道口,战士们除了忍受极大困难,还随时做好跃出坑道作战的准备。19日下午,我军炮群对597.9高地表面阵地的敌军急袭10分钟,给敌极大杀伤,我军3个连从坑道跳出,夺得10个阵地。敌军仓皇败退。冲锋号响起,敌军一个阵地的火力点复活,负责爆破的黄继光用尽全身力气,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枪眼。

我军反击部迅速冲上,之后的8天,美军对阵地的守卫日显窘迫,我军虽坚守坑道作战但是也对表面阵地的夺回绝不放松,连续作战,我军四十五师受到重创。第十五军在火炮中为四十五师新建了13个连队,第四十五师在抢训中培养后续有生力量。

拉锯坑道作战的艰苦程度难以想象,原来一个坑道有20天的水供大家用,结果在敌人的轰炸下,水缸被打漏,战士们极度缺水,后勤部门好不容易为大家送上点萝卜,战士们吃了后都很烧心,看到这种情况,十五军拿出来所有经费在异国为战士们买了2万多个苹果。并传令只要有人能往坑道里送进去一篓苹果,就给他记二等功一次。然而直到上甘岭战役结束,坑道里的战士们也没有拿到一篓苹果。送苹果的战士全部牺牲,只有一个弹药员,在入坑道前的最后一刻,突然看到满地苹果,慌忙中抓了一个……这就是《一个苹果》的故事。

30日,我军25个连队进行反击,晚22时,我军反击部队与坚守坑道的部队相互配合,数路多次发起冲击,5个小时激战过后,夺下仅剩的597.9高地,打退敌人多次反扑,之后,537.7高地再经历失而复得。

11月25日,我军付出11529人的伤亡,击毙、击伤、俘虏敌25498人。43天,我军打退了敌军九百余次的进攻。1953年1月,范弗里特被解职。正如《为什么是中国》里所说的那样,美国军人对中国军人多了尊重,以至于战后几十年上甘岭战役还被美国军校当做课题研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