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共计3650万!15家校外培训机构被顶格罚款

admin2021-06-0211

“你不让我辅导你的孩子,我就去辅导你孩子的竞争对手”

“超八成教师来自985大学,让您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原价500元高分秘籍课程,现价仅需30元”……

为了争夺生源,多数校外培训机构纷纷打出“鸡娃”宣传语,良好的师资、优惠的价格吸引了不少家长报名。但据市场监管总局的调查反馈,多数校外培训机构存在虚构、夸大、诱导的行为。

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强化校外培训机构市场监管。在5月初对作业帮、猿辅导两家机构开展检查的基础上,市场监管部门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威学、明师、思考乐、邦德、蓝天、纳思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重点检查。

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15家机构罚款情况,图源奥一新闻


虚构、夸大、诱导

这些校外培训机构怎么了?

为了一期售价2400元的语文阅读课,深圳市民胡女士与丈夫发生了争执。

“没办法,别人家的孩子都报了,除了把自己孩子也推搡进去,你还有什么办法?”胡女士说。为此,她在某知名教育机构购买了24讲阅读课,授课老师显示是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对于这个师资条件,胡女士表示“很满意”,但丈夫林先生却提出了异议。林先生认为,机构主页展示的教师信息无从核实,无法确认该教师确为名校毕业。

事实上,林先生的焦虑并不是空穴来风。据市场监管总局检查,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包括虚构教师资质、虚构执教履历、夸大培训效果、夸大机构实力、用户评价不真实等。

在虚构教师资质上,以蓝天教育为例,该机构宣传“教研团队超过85%的老师来自985、211大学”。事实上,该团队的121名老师中,来自985、211大学的仅有18人,所占比例连15%都不到。

在新东方、学而思等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官网上,记者留意到,多数教师主页仅展示教师资格编号,甚至有部分教师没有显示教师资格信息。记者就此现象咨询了学而思一名在线客服,对方表示核实情况后会发短信告知,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收到短信。

部分教师并无展示教师资质信息

一名曾面试过某教育机构兼职教师的大四学生告诉记者,只需试讲表现良好,即便没有教师资格证也能上岗带班,入职前也无须提供体检证明。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公布了教师资质信息,其真假也难以核实。在中国教师资格网查询教师资质信息时,还需同步输入该教师的个人身份信息,但个人身份信息属于隐私,无法被公布在网页上。

除虚假宣传外,多数校外培训机构还存在价格欺诈行为,如虚构原价、虚假优惠折价。据悉,此次重点检查中,除蓝天教育和明师教育外,其余13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价格欺诈行为。如卓越教育推出一门划线价5259元、实际售价仅1元的课程,以巨大的利差诱导家长下单,但这些所谓的划线价并非真实、有依据。


退费难,骚扰电话频频

校外培训机构还有这些问题

交钱容易,退费却难,“退费难难于上青天”一度成为不少在线教育消费者的共同感受。《2020年度在线教育电商消费投诉数据与典型案例报告》显示,退款问题、霸王条款、虚假宣传是消费投诉的主要问题,其中退款问题占全年投诉总量的一半以上,达52.44%。

“交钱前问啥都行,交钱后问啥都拖。”广州市民陆女士向记者吐槽。此前,陆女士给孩子报了某知名校外培训的线上课程。由于孩子学习效果不佳,陆女士想提前退课。但当她提出退课申请后,对接的工作人员却迟迟不给答复。“一直说有人处理,但过了半个月还是毫无动静。”最终,该机构扣掉了陆女士500元手续费后方退费成功。

“退费难”的现状下,网络上兴起了“代退费”服务。记者在闲鱼APP上以“代退费”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共显示上百个相关产品链接,但多数针对尚德机构退费。记者随机联系了其中一名卖家,该卖家告诉记者,标价100元不实,实际退费价格为500元,下单后提供信息即可为记者提供一份退费方案。

记者与上述卖家的对话

骚扰电话频频也是许多家长“难以言喻的痛”。“我只是注册了一两家校外培训机构的APP,之后,我每周都能接到不同教育机构的推销电话,不仅如此,他们还能准确地报出孩子的名字、年级,令人烦不胜烦。”胡女士说。

12315平台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5.5万件,占投诉举报总量的8.2%,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4。2021年第一季度,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达到4.71万件,同比增长65%,排名升至第3。


左手烧钱右手营销?

有企业一年砸58亿

K12(即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基础教育)在线教育站在风口上已好多年。据Frost&Sullivan统计,我国K12课外辅导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3775亿元增至2019年的6191亿元,预计2024年这一规模将达11731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13.6%。

为了争夺市场,部分校外培训机构不惜以“烧钱”为代价抢占大众的视野。从地铁站到电梯口,从手机软件到电视节目……无处不在的校外培训广告令家长的“鸡娃”焦虑感更重。“机构经常渲染现在升学有多难,不报班担心孩子没书读啊。”广州市名许女士说。

据高途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高途实现净亏损为13.92亿元,上一年同期为盈利2.27亿元。对此,高途解释是营销费用大幅增长所致。据悉,2020年公司营业总费用达71.17亿元,较2019年13.63亿元增长422.09%。其中,营销费费用2020年为58.16亿元,较2019年的10.41亿元增长458.76%。

高途2020年净利润暴跌,图源东方财富网

另一在线教育巨头好未来“烧钱”也毫不手软。据数据披露,2016财年到2020财年,好未来营销费用由0.74亿美元一路增加至8.53亿美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由11.87%增加至26.05%。2020财年,好未来实现营业收入32.73亿美元、同比增长27.71%;实现净利润-1.28亿美元,同比下降135.02%。

东方财富网显示,教育股板整体下跌0.29%。截至今日美股收盘前,高途下跌2.48%,报18.08美元每股。好未来股价小幅上扬,涨1.35%,报40.51美元每股。


奥一新闻见习记者 林少娟

记者 管玉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