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富豪男友坚决不结婚敷衍了事,心机港姐隐忍3年击退无数第三者

admin2021-05-3014

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娱乐圈中,总有一群只有小聪明,缺乏大智慧的女孩子。她们看似功于心计、眉精眼企,但是却很容易被利益、虚荣和金钱一目障叶。从而画地为牢、困囿不前,正如娱乐版头条,再次出现了大家都很熟悉的新闻。那就是“某某女明星突然富贵、搬入豪宅,待嫁十亿富商”云云。

看到这些“突然富贵、待嫁豪门”的字眼,相信大家都很难提得起兴趣。皆因女明星和富商的故事千千万万,大抵离不开傍大款、被包养。而在这条攀附豪门的迂回曲折漫漫长路上,最终成功跑出、嫁入豪门的胜出者凤毛麟角。

所以那些好不容易守得云开之后,女明星自然要第一时间以人生赢家的姿态来昭告天下、广晒幸福。然而晒幸福从来都不是令人待见的行为,皆因在普罗大众眼里与其看着事不关己的人春风得意起高楼,倒不如专心关注一下哪家医院可以预约疫苗,哪里做核酸检测不用通宵排长龙来得实质点。

不过今天这条“待嫁豪门”的新闻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晒幸福,反倒是这位女明星在面对豪门婚姻,遥遥无期之际努力憋出来的“逼婚大招”。没错,新闻中的女明星正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心机港姐陈庭欣,至于她待嫁的对象,当然是她那位拍拖三年,身家十亿的彩丰行老板男友杨振源了。

关于这两人的前世今生、前尘往事,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了,男方是爱占员工便宜,爱蹭名气赚钱的商界老油条。至于女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精打细算到就连疫情期间演艺人协会发下来的几千块,支援失业艺员救济金都不会放过。

既然这对男女一个爱占便宜,一个精打细算,那么当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生无数。所以他们在三年前一相识,陈庭欣就风风火火地踢走当时的杨振源女朋友刘依静,正式小三上位。

可有一句名言叫做“三人者恒三之”,意思是你以小三的姿态成功上位之后,也即将会面临千千万万的小三,陈庭欣就是这样,虽然她与杨振源仅仅拍拖三年,但是这三年一直都过得胆战心惊、磕磕碰碰。那些小三小四从来没消停过,其中不乏有“翻版陈妍希”之称的小模特陈洁玲来势汹汹。杀上陈庭欣与杨振源合作开的健身房挑机正印,也少不了杨振源被贴街招,大曝他背着陈庭欣和小美女暗度陈仓。

甚至还传出男方同一时间,连撩两女,猎艳对象遍及美容公司CEO和无线艺人。最后就连陈庭欣的闺蜜都来凑热闹,成为了杨振源后宫中一员“猛将”。

面对男友这些来势汹汹的花边新闻,也许很多女孩子躲都躲不及,可陈庭欣偏不,由于她盯上了那十亿身家,也认定了杨振源。所以她干脆发挥女德班的“优良传统”——百忍成金:“就算多少小三小四进犯都没所谓,只要我一忍再忍,成为最后的生还者,才是最大的赢家!”

不过陈庭欣毕竟是2021年代的女性,要她完完全全学古代女性那样,忍到皈依佛门也不现实。所以她在忍之余也暗搓搓地使了,一些小手段来抗击小三小四。

其中最一鸣惊人的小手段,就是对小三小四施以人身攻击。让她们引以为耻、知耻而退,没错,陈庭欣一度通过媒体之口指责杨振源那些小三小四,都是自动贴上门来的“不正经女孩”。

这招“人身攻击”一出,陈庭欣总算等来了短暂的耳根清净,男友暂时的收心养性。

所以最近也有狗仔队拍到,两人感情稳定、十指紧扣、恩爱逛街。期间先到一间蟹面专门店叫外卖,一如既往是陈庭欣下单,杨振源埋单。之后再一起到佳品点选购家居日用品,俨然就像一对已婚小夫妻那样。

虽然两人暂时你侬我侬、难离难舍,但是陈庭欣毕竟是个“醒目女”,她也在居安思危。更深知,自己一天没成为正式杨太,一天都绑不住花心男友。而在成为杨太、嫁入豪门之间,她还要跨越一个门当户对的鸿沟。

没错,杨振源毕竟是身家十亿的城中富商,而陈庭欣只是出身屋邨的穷女孩如果不是港姐选举,她怕是和千千万万的hK妹一样守着一亩三分的格子成衣店,做着一万几千的小生意。

所以为了跨越自己和男友之间贫富差距的鸿沟,陈庭欣这几年来不可谓不努力。话说她原本与家人一起住在九龙湾启晴邨,一入娱乐圈。就为了进入上一个社会阶层钓金龟而“孟母三迁”,从屋邨搬到去钻石山星河名居楼盘。

可星河名居毕竟是普通楼盘,当中的居民虽然不像屋邨那样底层。但是也只是小康乃至中产的水平,这远远达不到陈庭欣的要求。所以在星河名居住了一段时间之后,陈庭欣也把心一横租住香港著名的豪宅——西九龙凯旋门。

这样一来陈庭欣相当于从越秀荔湾老城区楼盘,搬到去珠江新城豪宅住。身边的邻居自然更上一个阶层,不过自从结识了杨振源之后,陈庭欣得到了男友的资助,荷包厚了、见识广了,目标自然也水涨船高。

皆因人家杨振源是亿万富豪,她作为富豪女友,再住楼盘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所以最近,为了衬得起男友的富商身份,她在杨振源的资助下搬到去月租十万的九肚山独立屋居住。

据说这套独立屋有四间房,还连着400尺花园,630尺天台,超级豪华。不过这居住环境、大大改善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住宅象征着社会阶层和身份地位。所以住进独立屋之后的陈庭欣,相当于镀了一层金,摸到了上流社会的门槛,从此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待嫁豪门”了。

然而我们中文表达博大精深,陈庭欣自认为的“待嫁”。明显就不是古代所指男方过大礼之后,女方待字闺中、等着出嫁。而表达了另一层耐人寻味的意思,那就是男方无动于衷 ,女方却心急如焚、急不可待要出嫁。

没错,虽然媒体有指“杨振源计划在年底结婚,届时陈庭欣正式成为彩丰行老板娘”但是左一句媒体透露、右一句记者直指,谁又能保证,这些媒体说法是来源于杨振源本人而不是陈庭欣有心放料呢。

至于她放料的动机何在?很明显就是为了催婚呗,只是男婚女嫁,男人本应身处主动的位置。当一场婚姻,需要女方来主动促成之际,结果就只能是两个字——“够悬”。

所以我们显而易见以杨振源花心的本性,他未必会真的娶陈庭欣。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陈庭欣真的如愿以偿嫁给了杨振源,那么婚后等待她的也继续是提心吊胆的“守门员生涯”。终日打醒十二分警惕,来防范那些来势汹汹的小三小四。

你说一个女人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糊里糊涂就结婚了,婚后面临另一半背叛出轨都情有可原。可为什么这陈庭欣明知男友,是个花心大萝卜还要一头栽进去呢。她看上去挺聪明的,本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各位,其实越是精打细算的女孩子,才越会陷入“沉没成本”当中不能自拔。没错,所谓沉没成本是一个经济学概念,指的是我们为某些事情投入的,已经不可收回的支出,比如时间、金钱、精力等。

就像陈庭欣那样,她何尝不知自己男友是不靠谱的主。不过她也默默地敲过自己的小算盘衡量过,城中富豪凤毛麟角。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单身的又接纳自己的,好不容易守了三年感情,辛辛苦苦踢走了那么多小三小四小五,再好不容易熬到最后“生还者”。

如果就此放弃,不仅仅以往的付出都前功尽废,未来还要一切归于缘分,自己三十好几未必能找到更合适更有钱的,那就将就着过吧。说不定将就将就最后会变成互相成就呢,更何况当“守门员”当久了,在那一场又一场踢走小三、击退小四的战役当中,她还尝到了小小的成就感呢。

所以看到陈庭欣这个奇葩盘算和受虐心态,我只能说一句“不怕不撞南墙心不死,最怕撞南墙撞出了真感觉”,这就好比毒品令人上瘾那样。等到发现走错路时已经是无力回天、悔不当初,不过陈庭欣这小女子,毕竟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所以天要下雨,她要撞墙,我也无话可说。

我反倒想在此提醒一下和她有类似,经历和心态的女孩子清醒一点、及时抽身。皆因所谓的“沉没成本”是不应计算、不堪回首的,最好的回本方式还是戒除拖延症、拿起执行力。两眼一闭、旧事一埋、头也不回、勇往直前,毕竟再多的心痛和不值,也有岁月神偷来治愈,怕啥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