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兄弑弟,为何却没有趁乱杀了李渊?

admin2021-05-2613

唐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公元626年7月2日),李世民率长孙无忌、尉迟恭、郑仁泰等一干心腹,在玄武门外设下伏兵。当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进入玄武门后,遭到士兵围剿。

李世民亲手用弓箭射死了哥哥李建成,尉迟恭除掉李元吉。这场事变,就是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玄武门之变”。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唐纪七》:世民从而呼之,元吉张弓射世民,再三不彀,世民射建成,杀之。

《旧唐书·尉迟敬德传》:“六月四日,建成既死,敬德领七十骑蹑踵继至,元吉走马东奔,左右射之坠马。”

事后,唐高祖李渊立李世民为东宫太子。在长孙无忌等人配合下,李世民完全掌握全国军政大权。不多久,李渊退位让贤,自称“太上皇”。

直至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李渊因病去世。唐朝在李世民的治理下,也迎来了“贞观盛世”的辉煌。

但无论后世的史学家如何粉饰玄武门之变,也掩盖不了李世民杀害手足的事实。也有很多人疑问,李世民当时为何不趁乱结果了父亲李渊的性命?

因为只要李渊一死,李世民便彻底扫清障碍,天下再没有人敢阻挠他登基为帝。

据史书记载,武德七年(公元624年),突厥侵犯关中地区,有大臣劝诫唐高祖李渊迁都洛阳,烧毁长安。这样,北方胡人就不会肆意南下入侵关中地区。

但秦王李世民则认为,北方少数民族为祸中原的情况自古就有。倘若大唐迁都,会令后人耻笑。

就这样,李世民在迁都这个问题上,与太子李建成发生了间隙。此后几年,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向高祖李渊多次进献谗言,说李世民有“谋逆造反”嫌疑。为躲避祸端,李世民准备前往洛阳,却又遭到小人阻挠。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唐纪七》齐王元吉劝太子建成除秦王世民,曰:“当为兄手刃之!”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唐纪七》秦王世民既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有隙,以洛阳形胜之地,恐一朝有变。

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突厥首领带领数万骑兵,准备突入长城边塞。李建成举荐李元吉代替李世民,统领天下各路兵马,抵抗突厥的入侵。

长孙无忌此时认为,李建成与李元吉这二人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收缴李世民兵权。随后,他们便调转兵锋,将李世民及其心腹一网打尽。

最终,武德九年六月初四爆发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为求自保,杀害了李建成、李元吉,又迫使父亲李渊退位,这大致就是玄武门之变的经过。

后世史学家认为,玄武门之变其实就是李建成与李世民二人的“夺位之争”。李世民手中握有数十万雄兵,李建成清楚,即便自己当上皇帝,李世民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加上其他一些因素促使,让李世民决心先下手为强。

根据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的一系列举措来看,他并没有过分掩饰这场政变的背后诱因。

李世民主动宽恕太子李建成的部下薛万彻,他也没有大开杀戒,将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的后裔(除了儿子)连根拔除,对父亲李渊也算是留有足够的面子。

玄武门之变后,唐高祖李渊并没有立马退位。公元626年7月5日,李世民被李渊立为皇太子,唐高祖李渊下诏曰:“自今以后,军国事务无论大小,悉数委任太子处决,然后奏闻皇帝。”

三个月后,武德九年八月初九(公元626年9月4日),李渊才正式退位。李世民登基,是为唐太宗,第二年改贞观元年。

按常理来说,李世民已经杀了两个亲兄弟,李渊也并不十分待见他。那李世民应该趁乱把李渊杀了,永绝后患,自己更能高枕无忧。

其实,当时李世民要杀李渊,简直易如反掌。但在他心中还是有两点顾忌,正是这两点顾忌,让李渊保住了性命。

首先,史书明确记载,玄武门之变发生后,唐高祖李渊“孤立绝望,六神无主”。换句话说,李渊被李世民弄的这场事变给吓怕了。另外,李世民屠杀亲兄弟,已属大逆不道,假若他再杀了李渊,那可真是众矢之的。

再怎么说,李渊也是李世民的亲生父亲,更是唐朝的实际开创者。李渊不像李建成、李元吉那样,曾明确说过想要除掉李世民的话。

而古代有种罪名叫做“大逆不道”,其中分为两层含义。一是指叛国、造反,二是指弑君、弑父。叛国造反无论在哪个朝代,往往都要被诛灭九族。弑父、弑君更为可耻,有违纲常伦理、人神共愤。

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率军打进北京,逼得崇祯皇帝朱由检上吊自缢。李自成虽没有亲手杀害崇祯皇帝。可在当时,大家都唾弃李自成。

即便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饿殍遍野,但皇权正统性还是至高无上。崇祯皇帝乃一国之君,李自成用这种方式逼得崇祯皇帝自杀,岂不受人诟病?

回过头来看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被后人诟病1000多年。倘若李世民再将父亲李渊一并杀害,那势必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而且那些秉笔直书的史家,再把李世民弑父的细节原原本本地写进史书。那今后李世民该如何执政?如何去治理一个国家?

加上当时李世民还没有那个实力,能做到万无一失,剿灭所有反叛势力。如此说来,李世民不敢,也不能杀害李渊。

即便李世民对父亲李渊有诸多不满,但父子之情毕竟血浓于水,他们还没有闹到刀兵相见的地步。

再者说,从李世民的角度出发,发动玄武门之变是为了顺利登上皇位,也是为了自保。而扫除李建成、李元吉,已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根本没有理由再去杀害李渊。

如果他杀了李渊,便让自己背负上了弑父的罪名,这样就不利于后期的统治,也会留下千古骂名。更何况身边有长孙无忌、李勣等贤臣辅佐,李世民也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不会出此下招。

其次,李渊当时年事已高,且朝廷已经基本被李世民控制。李渊也当即宣布,朝中所有大小事情,均由李世民定夺。从此举来看,李渊摆出一副很低的姿态,就差没明着说让李世民放他一马,以后整个唐朝都归你说了算。

当时李世民已经扫除了最大的祸患,他也希望能从李渊那里,获得合法的皇位来源。

太子李建成已死,按照兄终弟及,有嫡立嫡的继承顺序,李世民虽然杀害李渊也能轻松夺得皇位。但他留着李渊,可以让父亲在合适的时间主动禅位,自己也能继位为帝。

相比弑父夺位,那让李渊主动禅位,岂不在舆论上更具说服力吗?如此一来,李世民的皇位才能稳固,也不用担心后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更不用背负弑父的骂名。

还有一个小插曲值得大家关注。公元626年7月3日,玄武门之变过去后仅一天,唐高祖李渊颁布诏书,大赦天下,并宣布:“李建成、李元吉为叛逆元凶,余党概不追究。”

这份诏书一出,便坐实了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的谋反罪。秦王李世民平乱有功,不仅救了父亲李渊一命,还拯救了大唐社稷于危难之中。那自然而然,李世民便是整个唐朝最为合法的皇太子。

先不管这份诏书是不是李渊真心拟定的,但只要有了它,便能洗脱李世民的一切罪责干系。

同时,玄武门之变时,李世民还曾派尉迟敬德,前往后宫控制李渊。当看到李渊六神无主,慌慌张张时,尉迟敬德哈哈大笑,带领手下人向李世民回禀。

若李渊当时竭力反抗,阻止李世民当皇帝,尉迟敬德必然会用其他的隐蔽方式杀害李渊,而李世民可能也不会背上弑父的罪过,这就属于“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那也许又有人会问了,李渊为何不在玄武门之变后,派兵镇压李世民?

玄武门之变,并不是李世民一时兴起,而是做好了准备的。禁军当时都基本被李世民掌握,还去镇压李建成和李元吉了,哪里还有能力去派兵镇压李世民?

《资治通鉴》:“时宿卫及秦府兵与二宫左右战犹未已,敬德请降手敕,令诸军并受秦王处分,上从之。”

《旧唐书·高士廉传》:及将诛隐太子,士廉与其甥长孙无忌并预密谋。六月四日,士廉率吏卒释系囚,授以兵甲,驰至芳林门,备与太宗合势。

高士廉连囚犯都放出来武装上了,一路冲到芳林门,都没人阻拦,更别说长安城的禁军了。

再说结束后,李渊在划船,陪在身边的两位近臣,萧瑀、陈叔是怎么说的?

《资治通鉴》:“萧瑀、陈叔达曰:“建成、元吉本不预义谋,又无功于天下,疾秦王功高望重,共为奸谋。今秦王已讨而诛之,秦王功盖宇宙,率土归心,陛下若处以元良,委之国务,无复事矣。”

大概意思就是说,如今大势所趋,秦王李世民民心所向,咱们无力改变。

也就是说,玄武门之变时,李世民已经渗透到了李渊的身边,李渊都无力反抗,更别说事后派兵镇压了。

总的来说,从玄武门之变的爆发,再到后续的处理,都足见李世民的确比李建成、李元吉更有城府和谋略。处理大事时丝毫不慌张,行事逻辑十分缜密,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整个玄武门事变,完全就是一场“瓮中捉鳖”的计划。李渊的身边也被李世民渗透的很彻底,毫无反抗之力。

眼看大势已去,李渊只能发布诏书,既证明了李世民无罪,也向世人宣告李世民是下一任的储君,皇位必将由他来继承,自己甘愿退居二线。

这一系列的怀柔举措,让李世民感到十分满意。因此,李世民没有必要,也不想背负弑父、弑君的骂名。

当然,假若李渊真的有一支神秘部队,起来竭力反抗,这也许又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参考资料:《资治通鉴》《旧唐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