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寻找烈士后人”公益团队:我们找的不只是人,还有历史

admin2021-05-269

在中华英烈网上搜索“姚景山”,有三位重名的烈士。其中一位“景山”,家在北国江城佳木斯,却长眠于离家3000公里开外的重庆市合川区一座烈士陵园内。

他还有个弟弟叫姚景海。50多年前,姚景山告别家人前往西南,从此,“山”和“海”相逢成奢望。50多年后的今天,古稀之年的弟弟登上了南下的列车,想见大哥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跨越3000公里,“山海”相逢。采访对象供图

一边是思念亲人的烈士亲属,一边是漂泊在外多年的烈士,如何让烈士和亲人“相见”?这背后离不开一条手机弹窗消息。生活在佳木斯的姚家人看到消息后,联系发出信息的“寻找烈士后人”项目团队。

上个月初,退役军人事务部上线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在此之前关于烈士寻亲的民间探索,已发挥一定作用。近日,南都记者对话“寻找烈士后人”平台项目负责人,就烈士寻亲如何更好技术赋能进行了交流。

烈士姚景山,静待家人祭拜

襄渝铁路,横跨鄂、陕、川、渝,沿线山高谷深,江河水流湍急。当年要打通这条交通大动脉,并非易事。公开资料显示,襄渝铁路曾被誉为铁道兵“可圈可点七大工程”。

1966年,姚景山第一次来到四川省合川县(现为重庆市合川区),在西南的崇山峻岭里,他成为了铁道兵,负责修筑襄渝铁路。建成后的襄渝铁路有一道奇观叫铁路桥,一座座横贯的桥梁从隔绝的山峦开辟出天路。1969年,姚景山在工作时不慎从其中一座高桥上坠落牺牲。

消息传到东北小村庄,家人悲痛之余,姚父前往合川为大儿子料理后事,留下姚景海一个人在家中,没想到,他这一等就是半个世纪。长大后的姚景海也曾想过去合川找哥哥,但由于父亲离世、行政区划变迁,大哥现在葬在哪里?一切似乎无迹可寻。

“黑龙江佳木斯籍烈士姚景山安葬在重庆合川区,静待家人祭拜。”一条弹窗消息推送到佳木斯市桦南县当地居民的手机里,生活在当地的姚家人收到信息后,联系了发出信息的头条寻人旗下的“寻找烈士后人”项目团队 ,终于确认姚景山的身份以及现在的安葬地。

2019年,重庆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联合“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开展“英烈精神归故里”活动。姚景山带着他的儿子和儿媳,跨越3000多公里,换了两趟车,从东北来到对角线的西南,头发花白的弟弟,终于来到了兄长的墓碑前。

精准弹窗技术,成为寻亲关键

早在2016年,头条寻人便开始与有关部门合作,主要负责帮助失散家庭团圆。该项目负责人周有强称,2018年,革命老区福建龙岩市委、市政府与头条寻人启动合作,共同寻找革命年代牺牲在龙岩的烈士后代。“6月25日,我们推送了第一条寻找江苏常熟籍烈士后人的信息,两天后烈士亲属就被找到了。”

这是平台寻找烈士后人第一个成功的案例。

通过弹窗技术,寻找烈士亲人。采访对象供图

之后,团队在调研中发现,全国近代以来有2000多万烈士,196万人有名有姓,这些烈士是否与家人失联?家人是否知道烈士葬在何处?

“我们发现,由于历史原因,即使是这些有名有姓的烈士,尚有许多没有亲人前来祭扫。这背后是烈属寻找烈士安葬地的庞大需求,我们认为可以单独做一个项目。”周有强说。2018年6月,“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正式启动,为烈士亲属获悉烈士信息搭建起桥梁。

姚景海能得知大哥的音讯,离不开寻亲弹窗功能的帮忙。该项目在烈士户籍地以弹窗的形式发送寻人启事,让推送地域内的头条用户可以接收到信息。

“原来没有弹窗技术,找一个人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现在可以把信息直接‘弹’到村庄去。”周有强说。

在他看来,精准地理位置弹窗技术能够提高寻人效率,节约寻人成本。“如果哪家有烈士,附近的人都是知道的。当有人得知烈士信息后,他也会主动告知烈士家人。”

今年4月2日,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 运用大数据、新媒体手段收集烈士线索,发布寻亲信息,同时联合媒体、新媒体平台,以及包括“寻找烈士后人”团队在内的社会力量共同为烈士寻亲。

“对有明确户籍地的烈士信息,我们也会利用地理位置精准弹窗技术进行推送,形成政府与社会力量的良性互动。”周有强说。

寻亲路上,普通人也有历史

据了解,项目运行早期,工作重复且琐碎,团队成员需要一个个打电话和当地烈士陵园与退役军人事务局沟通,周有强也成了“空中飞人”,他还记得在2019年清明节期间,从湿润的武汉到干燥的内蒙古,10天他走了五个城市,“去的都是当地的烈士陵园。”

团队的成员都是年轻人,烈士对他们来说曾是一个很陌生的群体。一个名字、生于哪一年、在哪场战役中牺牲,囊括了他们对烈士们的共同印象。

在寻亲过程中,他们与家属有了深入的接触,了解到许多烈士背后的故事:有人在青葱岁月前往战场,有人出征前已和家乡姑娘定下终身,有人虽然早已牺牲,但对家族后代影响仍然很大。

“在不认识之前,烈士对我们来说就是个模糊名字。但深入了解之后,这些模糊的名字,逐渐变成有血有肉的个人。”周有强说。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热心人加入这场寻亲之旅。

江苏盐城有一家三代人义务守墓多年,第三代守墓人卞康全整理了一份烈士名单,按照烈士的籍贯地址,给全国各个城市村镇写信寻找烈士后人。800公里之外的湖北咸宁,退休民警余发海无意中发现废弃的战地医院遗址后,自发为葬在当地的烈士寻找亲人。

“目前了解当时历史情景的烈士后人年纪很大了,如果不加快步伐,等这一批人去世的时候,可能就真的找不到了。”在团队看来,寻亲的速度要跟上烈士后人老去的步伐。

在历史长河里,大众能够记住的多数是做出重大历史贡献的人物,但仍有很多普通烈士被遗忘在异乡土地上,他们经历的峥嵘岁月也一并被尘封在泥土里。

周有强和项目组成员希望在烈士寻亲的路上,能够记录下普通人的历史,“如果再不去记录它的话,可能就真的消失了,而历史总有一天会显示出它的价值所在。”

今年清明节,周有强在网上敲下一段话:“那些烈士牺牲的时候,是跟我们一样的青年。他们告别亲人和家乡,踏上了从军的征程,为国家献出了生命。”

实习生周怀阳 南都记者潘珊菊发自北京

实习生陈萌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