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组织方和跑者都要心怀敬畏!专业人士支招降低越野跑意外指数

admin2021-05-2421

5月22日,中国跑圈遭遇至暗时刻,上午9时,来自全国各地的172名越野跑运动员,踏上了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办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征途。在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部分参赛人员出现了身体不适、失温等状况,赛事方和当地政府开始组织救援。23日12时许,官方宣告搜救行动结束,最终确认遇难参赛者21人,其中不乏一些国内优秀运动员。

生命的意外凋零,令人惋惜之余满是震惊。

官方称,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受极端天气影响。

那么意外之外,从赛事组织方和跑者角度出发,还有哪些意外指数是可以降低的?广州100越野赛赛事总监、朗途体育总经理杨龙给了一些建议,他反复提及的一个词是:敬畏。“户外运动,不论是赛事组织方还是选手都要有敬畏的心,敬畏这条赛道、敬畏这项运动。”杨龙说。

5月23日,救援人员前往事发区域转运遇难者遗体。新华社发

对天气预报应该更敏感

“从赛事组织方的角度,有个天气预报制度。我要查询比如说六年来这个地区的历史天气。这次赛事方发出来的是预计当天9-19摄氏度。因为最低会到9摄氏度,那么参赛标准就要按照9摄氏度去准备,包括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选手补给、物资、保障都要按照这个温度去准备。大家应该对温度很关注。但组委会对天气的关注度没有上升到一定高度。我认为他们是漠视了这个问题的。”作为“骑闯天路”高海拔极限赛的联合创始人,杨龙有丰富的高海拔办赛经验,他提到,办高海拔赛事或去一些陌生的地方,第一个就是关注天气,做好足够预案,“一看这个温度,主办方就要想,晚上会冷吧?而且越往山上跑气温越低。但这次主办方的通知预案、物料预案以及对选手的警示预案都没做。”

据新华社的报道,景泰县气象局局长康永学介绍,为赛事提供了信息专报,曾作“大风蓝色预警”。

“预警收到了,但主办方或是对此不敏感或是忽视了。”杨龙猜测。

白银5月的天气特征是早晚温差较大,白天平均24摄氏度,夜间平均10摄氏度,今年5月,天气还受降水、冰雹等因素影响。可见极端天气并不十分罕见。

杨龙认为从选手也没太关注天气。“很多精英选手一看9-19摄氏度,算一下基本太阳下山前也就跑完了。但是没有想过有特殊情况了怎么办。我看现场视频,这些人都是短袖短裤。在那样的气温下、又是持续大风,半小时以上就会失温。而且第一集团在山脊上都是光秃秃的,没得躲。”

杨龙还介绍,国内有高海拔、亚高原跑步经验的选手并不是很多,因为我们的越野跑多是在低海拔地区开展,“这些选手对温度概念和高海拔概念认识不全面吧。出发时的海拔大概1000米,爬到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温度会比天气预报的更低3-6摄氏度。可很多人都是穿着短袖短裤上去的。”

5月23日,直升机在事发区域搜救失联人员。 新华社发

保障前置,重点布防高难度路段

根据比赛线路图,危险情况主要发生在CP2与CP3之间的赛道。这也是比赛最难的路段。

很多人质疑是不是赛道设置有问题,杨龙认为赛道有挑战并不是根本问题,“因为路线设置有点难点才有挑战。广州100,把‘华南第一坡’纳入,也很难。”但他打了个比方,登珠峰很难,但如果每50米放一个氧气瓶,有足够的保障,很多人花钱都能上珠峰,“CP2-CP3,看照片很荒芜很难,就应该把救援力量、投入放到最难的地方去。”

杨龙介绍,广州100办赛的宗旨是,发现哪里可能会出问题,就把最多的保障投入到那里,“有难点选手可以挑战,但挑战不成功时,组织方的人迅速可以抵达,马上帮选手解决问题。我们会把物资、保障、救援放在最难、最虐的地方。我们是前置,所有的救援保障已在赛道上。白银这次是后置,有事再打电话,那等人上山来救援都要好几个小时了。另外,赛道设置既然这段很难了,那要考虑选手上来是不是要吃的、补给品要储备够。结果他们在最难的地方没有保障到位。”

据一位参赛选手在微信公号《流落南方》上的亲历讲述,这一段的补给存在大问题,“从CP2到CP3这一段都无比艰难,选手们需要手脚并用往上爬,这里是摩托车都上不去的,所以CP3不提供任何补给,这意味着,即便到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饮水,热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体,更无处可休息,且无法在此处退赛。还要坚持到CP4。但522这一天,问题N倍放大,越往上爬,风越大、雨越大、温度越低,体感温度更低。”

这是5月24日拍摄的甘肃白银市景泰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的CP2至CP3赛段沿途。新华社发

有限的预算应该放在保障上

据公开报道,这次比赛百公里越野组只要完赛就发放完赛奖励1600元。亲历跑者在公号文章中也写道“这个比赛因为前十名的高奖金,即便拿不到名次奖金,也还有1600元补助兜底”。

杨龙认为奖金能吸引高水平选手参赛,但奖金是双刃剑,“赛事奖金高的话,大家可能会对成绩有追求,那么像精英选手肯定会轻装上阵,能不带就不带,因为会对成绩有影响。”

他觉得如果赛事预选有限,应该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保障上而不是奖金上。“百公里比赛,一般每10公里设置一个站点,但我从发过来的视频看,每个站点都是10人以下,等于100多号人就把活都干了。这场赛事可能拿十几万、二十万来做奖金。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应该用来做保障服务。”

根据公开报道,2019年首届广州100越野赛举行时,光志愿者就招募了900人,他们分布在赛道上及各个补给点,给选手提供及时服务。

不论组织方还是选手都要有敬畏之心

马拉松在国内兴起不过10来年,越野跑更是新兴项目。很多跑越野跑的跑者都是从城市马拉松转过去的。“城市马拉松相当于保姆型项目,不会有复杂路线,赛事保障相对于更容易规范和齐备。但越野跑完全不一样。我该用什么样的装备、什么心态、做怎样的功课,很多选手可能不懂。”杨龙说。

这场悲剧发生后,《半月谈》发出评论员文章《一场比赛竟有超10%选手遇难,极限运动赛事不能再野蛮生长了!》。多方呼吁对户外运动、极限运动要有敬畏之心,这也是杨龙反复提及的,不管是对赛事组织方还是对参赛选手来说都是,“要敬畏这条赛道。那敬畏的逻辑就是要做好万全准备。这次很多选手疏忽、漠视了,是按普通越野跑的跑发去准备这场比赛的。”杨龙说。

“强制随身携带装备”不到位是这次外界关注的焦点,白银当地早晚温差较大,山区夜间保温的风衣、冲锋衣、保暖内衣这次仅被列在建议装备中。“一般说如果带条冲锋裤和一件轻薄羽绒,可能就多一斤、一斤半的东西在身上。在户外,多带2斤的装备基本能解决全部问题,但很多人不愿带。”杨龙介绍,除了足够的衣服,广州100还强制选手根据组别必须带够多少卡能量的食物,“能量胶、能量棒、巧克力都可以。但这次强装里没有这个。”

他除了在装备上建议跑者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应急预案,还建议选手要学习掌握一定的户外知识和技能,“出去跑步,所有的东西都要应急,特殊情况要做一个及时跟进调整,还要掌握一定技能。比如失温的三个阶段,很多选手不清楚,觉得扛一扛就能熬过去。其实很多情况下就出问题了。”

作为多项户外赛事的赛事总监,杨龙表示运营方也要敬畏的心态做事,“一开始做可能要预计会亏钱,但还是要先投入,看哪里做得不够,哪里会疏忽,做更多的投入去补充完善它。可能很多届赛事以后,才会稳定在达到90分、95分。要热爱你的赛事,热爱你活动,热爱你的选手,给大家一种信任感。”

南都记者 陶新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