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陈情令:知道魏婴花钱大手大脚,蓝湛的钱一直都为他攒着呢!

admin2021-05-2115

看过原著《魔道祖师》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蓝忘机这个人看似清冷孤傲,看似对什么都不在乎,似乎超然物外,实际上只要涉及到魏婴,或者跟魏婴有关的事情,蓝忘机这个人就会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执着和独占欲。虽然蓝忘机不善于表达,看起来内敛含蓄,但是只要跟魏婴有关,只要他入了心之事,蓝忘机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得,该有的情绪他一样都不会少,该介意的事情,他一件也都不会放过。

十六年前的蓝忘机毕竟稚嫩,很多事情发生了,蓝忘机都习惯放在心里,尽量不表达出来,但是蓝忘机该吃的闷醋,他一壶也没落下。从初见魏婴入眼,再见魏婴入心,蓝忘机其实很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因为在意,蓝忘机时常患得患失。因为心有期冀,所以时常因为魏婴或欢喜或失落!总之跟那人有关的事情,那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蓝忘机早就在心里,在意得不得了!

4.png

听学结束因为阴铁现世,蓝忘机要去寻找阴铁,他想让魏婴一起去,又不想让魏婴一起去,想让魏婴跟着,是希望在意的人陪在自己身边。不想让魏婴跟着,是怕一路凶险,他不愿魏婴跟着自己涉险,在矛盾的心境中,蓝忘机专门挑魏婴他们向叔父和兄长辞行的时候,他也来辞行,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所谓巧合不过是有心人有心的安排罢了。他故意在魏婴面前露出端倪,他既希望魏婴能跟着来,又希望魏婴不要跟着来,总之遇到魏婴后的蓝湛,心都跟着乱了,竟不由自主跟着魏婴的身后,也向后山的那些兔子“辞行”。

5.png

那人果然不负蓝湛心里的期冀,蓝忘机出发不久,后脚就跟了上来,蓝忘机嘴上说着无聊,无意间翘起的嘴角,出卖了他的内心。本来注定是一次充满凶险且无聊的单人之旅,因为魏婴的到来,前路虽然凶险,但蓝忘机的心里,却生出了几分憧憬之意。一路上一静一动,蓝忘机静静地看着身边人跳上跳下,在自己的身边聒噪地说东说西,却不舍得再禁言他一次,任由魏婴用奇奇怪怪的小法术,绑着自己的手臂拽来扯去。

6.png

可惜甜蜜的双人旅行开始没多久,就冒出来了很多个电灯泡,什么聂怀桑也来了,江澄也来了,就连温情都冒出来了,后来还来了很多个,真是讨厌!这些个灯泡,一个瓦数比一个大,搅了含光君好不容易“安排”来的双人旅。看着魏婴跟聂怀桑勾肩搭背、笑意盈盈;看着魏婴跟温情拉拉扯扯;看着魏婴跟江澄言语亲昵……别提蓝忘机的心里有多酸了,可蓝忘机要雅正要清冷,主要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就算吃醋也不能被别人看出来才行,可是那一个个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那气呼呼的气场,当谁感受不到呢?

1.png

到了栎阳酒肆,魏婴豪气万丈地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酒,换来江澄十二分的嫌弃,还说什么“你身上的钱用完了,可别找我要!”蓝湛冷冷地斜眼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钱,哼!不就是一串铜板吗?这个江晚吟,亏得魏婴平日里待他那么亲昵,几个铜板至于叫嚣成这样吗?若不是还有理智在,若不是还顾及清冷的形象,恐怕蓝忘机早就把自己的钱袋甩出来了,所以说舅舅一直单身找不到对象,恐怕也是有原因的,太抠!

2.png

后来魏婴离开了,在魏婴离开的那十六年,蓝湛怀念那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将他们过往一起经历的种种,如数家珍一般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早就将魏婴的一颦一笑,所有爱好举动都刻进了脑子里,融进了骨血里,他知道魏婴喜欢美酒,所以就为魏婴在云深不知处藏了一屋子的天子笑,就等那人回来,然后博君一笑!

他知道那人花钱大手大脚,从来都是过着有今朝没明日的生活,他深深明白魏婴是个浪得一日是一日的主儿,所以蓝忘机这些年一直攒着自己钱,他本就是个清冷的人,除了魏婴以外几乎无欲无求,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有了这个为魏婴存钱的执念,也许蓝忘机就更省了,他希望魏婴回来能花他的钱,再说那些钱也都是他为他而存。

3.png

魏婴回来了,蓝忘机将他带在身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魏婴似乎也习惯了,只觉得是姑苏蓝氏家大业大,吃穿讲究一些也不为过,其实这些都是蓝湛为了魏婴刻意为之,所以魏婴在遇到绵绵姑娘时,要给小绵绵发压岁钱,蓝忘机才会那般自然地递出钱袋。反正都是给魏婴攒的,不给他花又给谁呢?蓝湛攒了半生的钱,现在终于那人回来帮他花了,真的该替蓝忘机高兴才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