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流媒体娱乐的金融先驱 Peter 与他梦想中的电影帝国 II 专访

admin2021-05-219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时代。”

“信息革命带来了人们生活方式的极大改变,流媒体与传统院线争锋,传统与创新交织,多元文化交融碰撞,在这个自由而颠覆的时代,新生力量即将喷薄而出。”

彼时,洛杉矶的清晨,麻辣鱼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了星光文化娱乐集团 CEO Peter。

与他深入聊起了关于电影、娱乐,以及他的“星计划”和“线上好莱坞”的全盘规划。

文 |小听

编辑 | 小听

金牌导演的顶级捕手

Peter 曾是一位电影人,2014 年在美国创立星光文化公司(以下简称:星光)之前,他在中国影视界工作了近 20 年,担任导演和制片人,拍摄过电视广告、MV 和电视剧等诸多优秀作品,还在澳大利亚创立过一家华文媒体。

2017年,Peter已开始在好莱坞掀起波澜,当时他所领导的星光与好莱坞多位著名导演达成了一系列开发协议,其中包括后来在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当红导演温子仁。当时,中国电影业和好莱坞的许多人都曾质疑过星光这些以导演为中心的交易。但几年下来,这些交易纷纷结出了硕果。

提及温子仁,Peter 告诉麻辣鱼,那时温子仁刚拍完《速度与激情 7》,正在尝试从恐怖片转型,他花了 16 个月与之磨合、沟通。可以说星光见证了温子仁的成长,从《招魂》系列,到改变 DC 命运的《海王》,以及双方合作拍摄,堪称流派美学标杆的《致命感应》。目前双方共同拥有的 IP,甚至超过了与温子仁合作多年的华纳。

Peter(左)与 温子仁(右)合影

此后,星光顺利签约了12位顶级导演和制片人,包括《蜘蛛侠》系列、《奇异博士2》导演山姆·雷米;4次获得奥斯卡奖的好莱坞第一女制片人、《隐藏人物》的制片人唐娜·吉利奥蒂;《特种部队2》导演朱浩伟;《阿甘正传》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史泰龙;《2012》导演罗兰·艾默里奇等等,与他们展开了紧密的合作。这些导演和制片人都是已经被市场充分验证业绩的创作者,已创造出高达数千亿美金的衍生产业价值。

Peter与罗兰·艾默里奇合影

《特种部队2》《阿甘正传》《2012》海报

“这些优质主创的聚集,将引发内容生产的核变反应。”Peter 与他们一起开发了近百部 IP 电影,吸引了众多明星加盟,并构建起自己的类型电影宇宙:比如与温子仁和山姆·雷米合作的恐怖惊悚宇宙,包括《致命感应》《阿妈》《阁楼》等;亚裔女性宇宙,如艾伦·泰勒的《金山》《阿妈》《海盗女王》等;与托尼·贾和甄子丹合作的动作电影宇宙等。

“这些电影宇宙将最大程度地发挥出能量,多元发展,呈现出 IP 的生态价值。”

Peter 阐述道:“IP孵化制作、共营和衍生产业开发是最终目标,但人才和版权是这一切的基础”。

2020 年“星计划”启动后,Peter 旗下的导演及双语编剧数量将高达数百位,集结出全球最大的原创团队矩阵。这一开创性的举动,也让 Peter 被国内外媒体誉为“金牌导演的顶级捕手”。

多元文化的重要推手

早在 2015 年,Peter 就与好莱坞电影制片人 Paula Wagner 及 Jonathan Sanger 共同策划组织了电影《马歇尔》,该片讲述了美国首位非裔大法官马歇尔的故事,获得了 2018 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提名、格莱美音乐奖等共计 17 项电影大奖及提名。

《马歇尔》海报

后来 Peter 组织了对朱浩伟的《摘金奇缘》投资。这部首次以全亚裔班底征服北美观众的电影, “烂番茄”新鲜度高达 91,并以 3000 万美元成本创下 2.37 亿美元票房。

《摘金奇缘》海报

作为 20 多年来,好莱坞自《喜福会》后第一部引起如此巨大反响的亚裔题材影片,该片被誉为“里程碑”式作品,获得了金球奖最佳喜剧影片提名。

看过这部电影的人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言表示感动:少数族裔已不再甘于被边缘化,对人类文明同样贡献巨大的亚洲文化从西方社会的涓涓细流开始汇聚成河。

一直以来,Peter 领导下的星光坚持推广多元文化,开发了一系列亚裔及多元文化题材 IP。比如史泰龙与印尼的 Iko Uwais 共同开发的《旅馆服务生》;亚裔动作明星托尼·贾的动作系列《杀手托尼》;甄子丹担纲的人物传记《黄金帝国》;联合周杰伦、温子仁、唐·墨菲共同打造的《狩猎季》系列等等。

“中国拥有丰富的历史,是故事宝库。”Peter 表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一直都是全世界电影的灵感源泉和素材宝库,以华语为代表的多元文化的推广,更是对中国文化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真实写照。

因其杰出的贡献,Peter 在奥斯卡 Griot Gala 颁奖典礼上被授予“好莱坞少数族裔杰出贡献奖”。这也是华裔影人首次获得这一奖项。

Peter在奥斯卡 Griot Gala 颁奖典礼现场照

Peter在奥斯卡 Griot Gala 颁奖典礼现场照

正如他在获奖时所感言:“中国在疫情中曾获得了全世界各个族裔的爱与帮助,如今也将这份爱积极回馈给全世界,正是这种大爱让人类在灾难与不幸中前行至今,将这种大爱用艺术、用电影来表达——这就是我们致力推广多元文化的原因。”

此外,星光还开发了大量以女性主题项目,如《阿甘正传》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制作的《中国女皇》;艾伦·泰勒担纲导演、杨紫琼即将出演的关于中美移民文化主题的《金山》,唐娜·吉利奥蒂制作的以唐人街为背景的美剧《郑翠萍》;改编新生代华裔女作家获奖作品的《罂粟战争》等等。其中,由山姆·雷米监制、韩裔导演制作,金球奖影后吴珊卓主演的韩裔文化主题影片《阿妈》已完成拍摄,并获得多方关注。

“这几年在全世界风起云涌的反种族歧视的各种平权运动,既意味着多元文化的力量兴起,也反哺了影视行业的创作。比如近年来,有一些亚裔导演,频频获得奥斯卡的各类奖项,就是多元文化蓬勃发展的力证之一。”

“目前,我们在做法国华裔导演董方辰执导的《圣婴》,还有非裔、亚裔导演关于平权的 10 部新戏,都在启动中。”

在内心理想的驱动之下,Peter 不遗余力地筛选题材,整合资源,为这些多元文化项目配备顶级导演、制片人及优秀制作团队,组织资金投入,保障这些项目的艺术水准和商业价值,全力以赴地将之推向全球。

作为好莱坞多元矩阵的中坚力量,Peter 受邀加入有着 70 余年历史的美国制片人工会,成为当时唯一的华裔制片人。这个工会颁发的奖项曾被认为是奥斯卡风向标之一。

“星计划”的缔造者

“相对于过去的成绩,我更希望知道自己能走多远,能攀多高,我渴望更辽阔的世界。”

“我不太相信昨天的我,我更相信一个无限的,不可想象的我,即使多年后头破血流,为这样的冲动与梦想付出都很值得。”

风起云涌中的“星计划”

2020 年,Peter 在好莱坞发起“星计划”,邀请《蜘蛛侠》系列导演/制片人 Sam Raimi、《隐藏人物》的制片人Donna Gigliotti、《斯巴达 300 勇士》的制片人 Gianni Nunnari、《碟中谍》的制片人Paula Wagner、《超人归来》的制片人Chris Lee、《饥饿游戏》的制片人Patrick Wachsberger、还有法国第一金牌制片人 Eric Heumann(《花样年华》)以及中国青年制片人柯利明(《致青春》)等众多国内外优秀影人担任导师。

Peter(右)与Sam Raimi(左)合影

《花样年华》《致青春》海报

该计划旨在聚集全球范围内,多元文化背景的新锐人才,并为他们提供舞台讲述来自全世界不同语种、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气质的故事。

谈 及 做“星 计 划”的 初 衷,Peter说: “我认为,电影诞生一百多年来,从电影语言到产业结构,一直都没有太大变化。”

“可是,在经历了互联网飞速发展的 20 年,疫情带来全球经济放缓的这 1 年之后,我们再审视,就会发现在各个行业,尤其是文化行业,变化特别重要。这也许预示着变化的时代,真的到来了。”

籍此契机,Peter 开始筹划他的电影帝国。

Peter 谈到好莱坞的现状时仔细分析:“好莱坞主要由四大体系支撑,分别是:律师体系、财务体系、经纪经理人体系、娱乐传媒包装体系。从内容的开发生产,到院线发行, 再到衍生品的打造,几乎都是在这个体系里运转,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结构模式和利益链条。”

而这种体制,不仅让电影内容趋于程式化,也会挤压电影的发展空间,极大地限制了优质电影内容的生产。“现在的好莱坞头部公司,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手握资本,掌握话语权,为了赚取最大利润会批量化地复制内容,沿用固有模式,不愿创新。你如果想在影视圈发展,不得不接受它的很多要求。”

事实如 Peter 所言,近十年,好莱坞电影在故事和思想上鲜有创新。去年,奥斯卡将最佳影片颁给了韩国电影《寄生虫》。

Peter 以电影制作周期为例,讲述此体制的弊端。

“很多好莱坞的电影的制作周期往往有 5-8 年。如此长的周期,极大地增加了项目的成本和风险,也导致很多公司项目的成活率甚至不到 5%。而且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等创作者做完片子后,很可能观众的审美和消费市场已经改变,影片很难再实现它原本的价值。”

为了改变这一困局,Peter 十分注重影片制作的效率。

“星计划”的电影从孵化到制作,再到成片,周期往往只需要 18 个月左右。

Peter 透露:等到“星计划”的体系搭建完成后,影片制作的效率会更高。

从电影制作的角度,Peter 也指出了传统影视业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在好莱坞的 Studio 等大公司,导演实权很小。这样的后果,则会抹杀掉电影的最核心的内容——作者性。

“影视行业作为一门视听艺术,导演是核心,它需要创作者瞬间的灵感爆发。”Peter 说,“‘星计划’的核心,便是扶持优秀人才的发展。”

讲述全世界的故事

“‘星计划’不同于电影历史上曾发生的各种运动和思潮,也不是一个小众的文化活动,它是以不同的文化去诠释发生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类故事,让我们感同身受。它是发自于群体的呐喊。”Peter 谈到星计划时说。“多元、赋权、创新是‘星计划’的宗旨。”

“多元,是指‘星计划’的导演来自全球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很多非裔和亚裔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导演。他们将会通过作品,倾诉自己的情感和经历。这也注定了‘星计划’将是对多元文化的深度诠释。”

赋权,则是 Peter 在多元的基础上,更大范围地给予创作者权利:“‘星计划’将会赋予不同文化共同发展的权利。每种文化,都可以通过作品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星计划’的重要使命之一,是赋予创作者创作的权利,保护他们的作者性。”

以性别为例,现在的影视业,90%是男性创作者,行业也几乎由男性主导。但“星计划”中,男女比例接近 1:1。谈及此,Peter 表示:“很多女性创作者,她们的作品往往更细腻有层次,更具关怀性。这与‘星计划’的创作方向不谋而合。”

肩负使命的“星计划”,显然并不只是拍出单部电影,而是对整个电影文化的一次颠覆与创新,突破结构、解放思想、从情感上浸入人心,这是一场极具想象力,无比大胆,但也在稳步推进的电影革命。

伟大时代的洪流

“只要身在这个时代,我们就能体会到这种改变带来的巨大喜悦,作为其中的一份子,我总希望自己能为这个世界多做点什么。”

“星计划”自开展以来,其顺利程度,超乎 Peter 的预料。

“这是个天赐良机,没有人相信这一切真的会发生,但现在不仅发生了,还非常有影响,说明这不是个人想法,是时代需求。”

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星计划”便签约了 109 位电影人,成为目前全球体量最大的内容原创团队。这些年轻的电影人来自五湖四海,平均年龄在 30 岁左右,其中有 29 位作品曾入围过奥斯卡,70 余位作品曾入围或者在全球各大电影节上获奖,潜力无限。

“未来,‘星计划’会签约 300-500 人。”Peter 信心百倍地筹划着。目前已经有 12 位大咖加盟“星计划”指导新人,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重量级导师加入,为新人提供公益性的指导。

过程虽然艰难,但目标是这个时代和未来电影都需要的,Peter 坚定地说道,“星计划”的团队会坚持走下去,他愿意聚集每个人的力量,最终汇成一个伟大时代的洪流。

“在全球的各个地区,‘星计划’都有执行长,选出项目后,交给委员会评估,执委会再做具体制作方面的评估。”高效率的“星计划”,基本可以在两周内评估一个新导演的项目。

提及评选标准,Peter 提到了韩国电影《电话》:这是一部商业性与艺术性兼具的作品,不仅自身的文化特质非常突出,更具备全球视野。

同时,“星计划”已与圣丹斯电影节合作成立了电影人才孵化基金,也可以为合适的电影作品,量身打造电影节直通车。据悉,法国驻美大使馆也有意与之开展相应的合作,助力“星计划”人才的签约与发展。

目前,Peter 计划引入多项全球顶级的影视技术。例如分量捕获的虚拟技术,LED 的全景技术。不远的未来,影视制作人员可以不用实拍,直接用影像合成画面。而这些技术,将会直接改变电影内容的生产!

资金方面,“星计划”也将完片担保机制引入到独立电影中,以保证其制作的规范,资金的合理预算与使用。

“为所有新锐年轻的电影人,打造解放思想,表达自我,释放热情,实现梦想的平台,正是 ‘星计划’流媒体的重要作用。”

可以看出,从 IP 到生态,从人才经纪到生产制作,完片担保,以及拥有自己的用户流量的流媒体平台和循环的资本体系,“星计划”逐渐建构出一个以电影内容为核心的娱乐王国,已经打通了内容,市场与资本之间的壁垒,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闭环体系。

推动电影的变革,产业结构的加速,让观众能最近距离感受电影澎湃的情感。这,就是 Peter 内心的梦想。

未来,“星计划”不仅仅是一场运动,更将从电影行业的全产业链入手,形成正向的内容+资本循环,成为电影史上最重要的、最彻底、最具革命性的一次运动。

流媒体娱乐的金融先驱

“我们拥有全球最多元与最真切的故事,通过完整的经纪体系培养人才;我们拥有优秀的制作团队,拥有全新的可以应用于影视内容和流媒体内容的虚拟技术,致力于打造沉浸式体验,形成消费者与原创者,明星与粉丝的深度互动,我们还拥有创新娱乐的数字资本结构,这才是未来真正的娱乐产业体系。”

疫情加快了院线与流媒体,两个风口期的颠覆,也结束了 20 多年来,电影先院线再流媒体播放的传统。

今年 9 月,Peter 与温子仁合作的新片便会在院线与 HBO 同步上映。“流媒体让所有的观众,在任何时间,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想看的东西,这是对传统电影行业的颠覆性革命。”谈及此,Peter 毫不掩饰对流媒体的赞誉。

目前,Peter 已经着手开始打造“星计划”的流媒体平台。一个月内就会启动设计和架构。四个月内,流媒体上线的规划会向全球公布。

这个平台将成为线上娱乐发展的重要节点,除传统的视频内容外,还加入了很多粉丝互动与消费娱乐内容。打通线上线下,形成一个全方位的娱乐生态。

“我们会在流媒体上,加强与粉丝的互动,例如部分粉丝会被邀请参加线上首映,与主创互动,他们还可以通过数字金融参与收益和分配,成为一个兼容性的全娱乐流媒体。”

“星计划”拥有全球最大体量的原创团队,最多的技术孵化器和版权 IP, 一年可以生产 300~500 部的这种自制剧,2000~3000 部的中长短视频。

“大量的原创内容将会成为这个流媒体平台最有价值和竞争力的部分,为整个商业模式的打造构建基础。”

据悉,流媒体平台是星计划、星光及全球最大的华语流媒体版权公司等共同合作创建。随着流媒体平台自有用户群体的扩大,市场和流量亦会水涨船高。这无疑也保证了内容产品的成本回收,使内容与资本和市场形成联动。

“流媒体平台上市后,会与数字货币的紧密结合,对分配机制进行颠覆式创新,成为自制的融资体系,自成资金池,形成良性循环。”对这一切,Peter 信心满满。“将来,资本以多元多样,多姿多彩的方式构建广阔多元创新的金融世界,这个世界的资金和资本是流动、循环、兼容、增值、富有情感的。各个端口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富有魅力的参与或退出方式。”

展望未来,Peter 说出了他的终极目的,“建立一个真正的线上的好莱坞!以‘星计划’为基础,配备原创和顶级人才,集合各种创新多元内容,以及新技术的加持、虚拟金融的配套,这些,都将带来一个持久发展的全娱乐流媒体平台。”

正如国外媒体所评论:“这是一个能够颠覆好莱坞的人”。

“文化的改变将带来视觉的解放、内容的突破、形式的创新。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开放的、多样的、兼容的平台,让不同的文化在一起碰撞,不断革新,创作出优秀的影视作品,改变我们的思想和生活,探索新的世界,这是电影的使命,也是我的使命。”采访快结束时,Peter 清晰且利落,且无比坚定地说道。

从人才 IP 产品以及辅助的商业模式,到终端的庞大市场及流量,到最终开发虚拟资产及货币的价值体系。

Peter 从文化体系的角度出发,正在打造一个梦想中的影视帝国。其内部源源不断地正向循环,将不断地推出来自多元文化体系的优质作品,而这,必将会改变全球的电影行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