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pos机办理

从《道士出山》到《兴安岭猎人》,哪些网大类型被消灭了

admin2021-04-2710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2015年,“网大皇帝”彭禺厶拍摄了代表作《道士出山》。

彭禺厶虽不及林正英凛然正气,接地气的演法也算别具一格。最后一场戏,冬天零下二十度,道长和僵尸都冻得哆哆嗦嗦。彭禺厶自己回忆:“快冻死了,没什么好玩的。”

可就是这样一部14天写剧本,8天完成拍摄,后期特效外包给在校大学生的作品,却以28万元的成本和2600万元的回报,一举吹响了网大的号角。(现已正名为“网络电影”,但硬糖君觉得这个名字叫不开实在是因为太累赘,远不如“网大”简洁上口)

随后几年,诸如《僵尸归来》《阴阳先生》《至尊先生》等跟风作品多如牛毛。有运气好赶上风口捞到了的,也有上车太晚海里淹死的。先是内地演员试水,后面钱小豪、楼南光、徐少强等香港演员也下海炒八九十年代港式僵尸片的陈饭。

而在《道士出山》六年后,新秀《兴安岭猎人传说》走的已经是另一种画风。后者不仅在内容上以东北民间传说为底本,和港式僵尸片风格差异明显。其创作的圆熟与宣发的短视频助力,也和当年“野生”的《道士出山》划出了一道分水岭。

4月1日上线至今,《兴安岭猎人传说》已取得了1.63亿的播放量与3839.4万分账票房。豆瓣2.1万人评价,打出了6.1分的成绩。从特效“不值五毛”的网大到特效“不止五毛”的网络电影,我们注意到,网络电影的类型也发生不小变化。

  • 奇幻片在进化

如何用《走进科学》的调性,拍一部可以引为谈资的网络电影?兴安岭猎人的开场,就讲了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鬼故事:

郎中夜寐,忽闻敲门声,原来是隔壁村大户请他去接生。事毕,郎中仅得一把黄豆,怒曰:你们咋这么抠搜呢?归途,郎中掏出黄豆却见粒粒成金。大惊失色的他跑出来一瞧,刚才送他的几个轿夫全部变成了纸人!

除了悬念,《兴安岭猎人传说》触动观众的,还是靠它三个相互独立却在逻辑上关联的篇章,犀利地戳破了那些人性的丑恶。第一个故事《妖言》,讲述穷郎中李长福,为守山人接生得了一把金豆。但他贪心不足,与外人合谋杀死了守山人一家。

序幕中“狐仙给金豆”的故事,正是李长福编出来掩饰罪行的假故事。天道轮回,当年守山人的灭门惨案被幼年大马猴给全程目睹了。它因为受过守山人的恩惠,所以成年后下山找李长福一家报仇。

第二个故事《相思》,讲述遭遇负心汉的红衣女子,藏身破庙却被盗墓贼欺凌杀害;第三个故事《因果》,为整个电影来了一次画龙点睛:原来《相思》中的红衣女子就是《妖言》里守山人的女儿,辜负他的人正是《因果》里带领外人寻找黄金财富的大反派。

环环相扣,因果有序,《兴安岭猎人传说》首先讲好了一个故事。其次,东北猎人传说,山中巨蟒,可以全息投影的人脸妖树等元素,均为电影蒙上了一层诡异色彩。最后,它水到渠成的传递了价值内核:“以鬼眼看人,遍地都是鬼。以佛眼看人,众生皆是佛。”

《2020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显示,去年分账票房TOP20的网络电影里,奇幻类型占比高达60%,依旧是最强势的网络电影类型。奇幻片在院线电影那里失去的江山,在网络电影这里找补回来了。

其中《鬼吹灯之湘西密藏》《鬼吹灯之龙岭迷窟》《鬼吹灯之龙岭神宫》《武动乾坤:涅槃神石》向网文IP靠拢借力。同样都是叔系的胡八一,张智尧的网络电影版本是否算潘粤明的网剧版本的平替?

《倩女幽魂:人间情》和《奇门遁甲》则是从经典影视IP里获取灵感,并尝试重新阐释与解读。前者搞情怀致敬杂烩,后者性转了周冬雨版的《奇门遁甲》。观众能明显感觉到网络电影创作端的努力,只是单一的情怀消费时代已经过去了。

《倩女幽魂:人间情》前半部分内容是老版《倩女幽魂1》,但捉药师叶知秋却是《倩女幽魂2》的角色,黑山老妖的石头阵则是《倩女幽魂3》的戏码。奈何陈星旭的宁采臣不够呆萌深情,李凯馨的小倩有些过于妖冶,反倒是徐少强反串的树妖姥姥有点B级片的精髓。

消失无踪的青春

与《兴安岭猎人传说》形成落差,上映3天的网络电影青春片《你的样子》仅获得15.5万分账票房。曾几何时,点开网络电影排行榜必有青春题材一席之地。如今日渐下降的产出,似乎正在说明行业共识:

一部质量差的奇幻片,也总是要比一部及格的青春片分账多。

而想当年,网大可是踩着青春片的身体走向奇幻片的怀抱的。2014年的网大票房冠军《成人记2》由于朦胧、白举纲饰演,无知小白大战韩国欧巴是典型的青春喜剧片。同年的《校花驾到》《后备空姐》《微交少女》更是将宅男的梦想照进了网大创作。

早期网络电影,不仅青春题材大行其道,更热衷于打情色擦边球。2015年的《戴套吧豹头君》讲述爆乳秘书发现藏有巨款的保险箱故事,镜头聚焦其俯身办公等场景,像极了小黄片的开头;2016年的《美人浴》则讲述花花公子泰国猎艳遇人妖,创作的先锋程度堪比如今的推特小蓝鸟。

剧情不够胸部来凑,撞上恐怖题材则要穿上不合身的校服,遇到坏蛋拼命带球跑。这类代表作要数2016年的《笔仙大战贞子》,中日鬼王的大战场面总让人莫名想起抖音上的“街头打小三”视频。

将性喜剧题材纳入“网络电影消亡史”,整个产业的类型演变会更加清晰。彭禺厶在2014年的网络电影《什么叫做爱2》里,演一个叫“杨伟”的屌丝,在电脑前端着泡面对着女神照片流口水;这类网络电影曾充斥荧幕,《墙上的女人》《整容前规则》《夜店北京3真爱夜蒲》基本都是陌生人社交APP的广告加长版。

网络电影是社会思潮的折射体,在监管尚未出台的萌芽期,青春题材的擦边球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色情片领域的巨大空白。当时看网络电影,大多属于一次性的无意识消费,用户基本不在意作品是否真的有价值。如果搞软色情,香艳的画面不够还会被嫌弃“不进正题”。

而随着政策的收拢,网络青春片里只剩下青春喜剧类。在喜剧元素上做足,仍然可以有不错表现。2017年,分账票房666万的《东北插班生》,进入了爱奇艺网络电影投资回报率前20。2018年,包文婧和赵奕欢的《暴走狂花》还收获了1012万分账。

然而到2019-2020年,青春喜剧似乎也失灵了。2020年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20,没有一部青春片出现。今年1月的《毕业之前说再见》,上线107天只获得45.5万分账。绝大多数网络青春片分账在100万以下,估计都得琢磨抓紧改行拍微短剧了。

青春片在网络电影里的饼越来越小,是监管和用户选择双重作用的结果。本来,搞青春题材网络电影就搞不过网剧,软色情被取缔后,网络电影又失去了先前的差异化优势。

异军突起的主旋律

民族国家意识高昂的年代,主旋律网络电影的崛起似乎来得晚了一些。直到最近一年,《绝对忠诚之国家利益》《扫黑英雄》《刑警本色》《灭狼行动》《夺命狙击2》等网络电影分账均超1000万。

作为建党一百周年的献礼影片,《绝对忠诚》展现了我国支援友邦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国举措。不过对比《战狼》和《急先锋》,架空国度的设定显得不够真实,印小天和曾志伟的表演也流于程式。尤其是双目炯炯的印小天大夏天尬穿风衣,硬糖君几乎以为他要突然来一段抖音热舞。

《扫黑英雄》就是《破冰行动》的网络电影版,只不过前者扫黑后者扫毒,面对的恶势力也都是盘踞在城中村的地方宗族。由于原型是时代楷模杨春同志,所以自1月23日上线以来,福建全省公安机关按照公安部分新闻宣传局和省厅的通知要求,认真组织了收看。

相比组织观看对分账的拉升,更应该被关注的或许是网络电影的现实主义创作。《扫黑英雄》在警内外的良好反响,也是对主旋律作品需求缺口的填补。比起汇报学习,相信网络电影是更轻松的代入方式。接连演了《倩女幽魂:人间情》和《灭狼行动》的陈星旭,也不禁让我们呼吁:网络电影市场需要更多的帅脸!

与主旋律分庭抗礼的是怪兽片:《蟑潮》分账1069万,《蛇王》分账2356万,《大章鱼》分账1212万,《巨鳄岛》分账1415万,《陆行鲨》分账1805万。别看怪兽粗制滥造,那可是如今网络电影的票房灵药。

《陆行鲨》里的鲨鱼因为经过基因改造,所以会在陆地上行走。正所谓“鲨鱼会犁地,黄牛算个屁”。看着鲨鱼在泥巴地甚至是石头地里钻来钻去,完全无视任何摩擦力,竟然会有一种诡异的喜感。这品种哪里拿去垦荒,哪里就要变粮仓。

更有偷懒的《狂鼠列车》,直接抄《釜山行》的作业把丧尸换成了老鼠。那乌压压的一片向你跑过来,密恐患者直接领盒饭。加上陈浩民的那部《狄公灭鼠》,网络电影怪兽灾难片已经衍生出古装类型了。前面铺垫鼠患如何猛,后面狄仁杰直接一把火烧完了事,真是辱狄了。

虽然怪兽网络电影风头正劲,但硬糖君却不看好其长远发展。用户这两年对怪兽网络电影的消费,和前五六年对软色情网大的追捧如出一辙,都是暂时“解渴”。一旦有更加精良的替代品出现,就会一哄而散。不过在色情暴力被剔除后,怪兽无疑是网络电影仅剩的B级片的灵魂。

《兴安岭猎人传说》的出圈,除了内容制作的升级更在于选择了短视频引流。不少观众都是通过短视频剪辑引起兴趣,进而观看的。它的成功不能掩盖网络电影类型演进的伤痛:影史上的B级片繁盛已经不再,网络电影的长期价值又究竟在于何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